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虚境调查员 > 第68章 幻海站

第68章 幻海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后第十六年二月下旬,幻海市和平饭店的顶部七层,调查员协会幻海站的总部。
  现任站长林洋——那个大波浪卷发,小麦色皮肤,冷艳英气的美人——坐在办公桌前叉着手,正视着对面那位文质彬彬的东瀛外交官,道,
  “新井领事——如你所见,海女花园的异常事件和贵国的一个秘密教团——‘卍字会’关系匪浅。我实在是没有想象力——在你们这种每个村子都有秘密警察的军事国家,出现了那么大规模的邪神崇拜组织,东瀛的当局竟然能闻所未闻?”
  林洋对面的那个东瀛外交官新井漱石,正是在幻海市总揽一切东瀛侨民事务的总领事,这座城市东瀛人的总靠山。
  在林洋办公桌和新井漱石沙发之间的大玻璃桌上,摆放着幻海站官方调查员缴获的证物——卍字架、塑封的“蛸之蜕片”、死亡蛸眷者恐怖的高清照片,以及收容科详尽的鉴定报告。
  在证物边一左一右肃然立着两个幻海站官方调查员,是抓捕蛸眷行动的亲历者和功臣:
  一位身着威严的黑色探长警礼服——乃是行动科三组c级猎人调查员柳子越,所有蛸眷的抓捕者;
  另一位却是身着白大褂,戴着衔尾火蜥蜴图案的白手套,蓄着泰西式样的贴唇胡子,三十岁左右的唐人男子——乃是收容科的c级炼金师调查员丁霞君,所有蛸眷尸体的鉴定者。
  东瀛领事新井漱石拾起玻璃桌上那袋塑封的“蛸之蜕片”检查,那块“蛸之蜕片”只有三分之一指甲盖大小,形似珊瑚虫——真难以想象如此一小块肉片,就能把人类变成杀戮兵器般的蜕变生命体。
  新井漱石没有搭理林洋对东瀛是否知情“卍字会”的质问,反而念着蜕片塑封袋上的标签道,“‘宿主:弥乐。’——林洋董事,这位不幸的东瀛国民如今在哪里?”
  林洋淡淡道,“我的炼金师的‘手术’技艺无法分离出宿主的蜕片,只好把宿主送进钢厂的二万度钢炉里过了下火,这就是结果。”
  新井漱石的脸稍微抽搐了一下,道,
  “鄙国感谢调查员协会提供的‘卍字会’线索,幸而这次异常事件并没有对国际自由港幻海市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有那么多东瀛国民因为这次异常事情不幸罹难,鄙国有关部门会把注意力重新投向国内。也请幻海站把‘蛸眷事件’所有物证和证人就此移交给鄙国领事馆。”
  林洋一言不发。
  新井漱石抓紧玻璃桌道,
  “——按照战后‘永久和平条约·异常事件条款’的规定:涉及鄙国的异常事件全部由鄙国的有关部门处理。林洋董事,你隶属的调查员协会也要服从全世界至高的那份条约
  ——这是我们东瀛凭十六年前参加世界大战的贡献获得的特权!而唐国没有这种特权。
  ——况且,你虽然是唐人,但不是唐国人,只是在三百年前投靠了你的泰西主子的唐人海盗家族。你没有理由为唐国争取利益,你的泰西主子的利益才是你的利益。”
  站长办公室里长时间静默。
  终于,林洋道,
  “物证可以移交东瀛领事馆;不过,唯一活着的唐人宿主朱瑞人,得留在幻海站收容科的病室。”
  新井漱石向林洋装模作样地深鞠躬,携带着幻海站的移交证物的批文离开——他曾经去收容朱瑞人的病室探视,确认那个招待过丸山一伙的唐人宿主已经被幻海站这女魔头的人刑讯得彻底疯癫,挖掘不出情报了。就把那个废品放弃,算是给幻海站的脸面吧。
  站长办公室只剩下林洋和她的两个部下。
  她察觉到——
  那个叫丁霞君的收容科调查员铁青着脸,拳头紧攥,竭力克制对东瀛新井的怒火。
  那个叫柳子越的行动科调查员倒一脸无谓,东瀛新井的挑衅丝毫无法动摇他的内心,就像真正的成年人不会对蝼蚁的挑衅有什么反应。
  林洋心里自嘲——新井那种杂碎,连自己缚灵的饲料都配不上。如果没有东瀛那个军事国家撑腰,她当场就会把新井扔下二十四层和平饭店——何必为新井那种东西怄气,反不如一个小探长的胸怀。
  恢复常态的林洋,向两个部下道,
  “这次挖出、抓捕和解剖蛸眷者,你们两位都做得很好,做到了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幻海市几乎没有发生过动静
  ——永久和平条约的条款所限,我只能把‘卍字会’的证物交给东瀛人。不过我们仍然控制了朱瑞人,并且暗中掌握了那个沙娜·留里克的线索,还能继续深入调查‘卍字会’。往后,幻海站能获得更大的成果
  ——我想,那个组织的野心并不止于东瀛和幻海市,它们的高层里居然还吸纳罗刹这种战败国的流亡者。”
  ——沙娜和朱瑞人,这两个非东瀛成员的线索,全是柳子越调查员挖掘。方才,林洋移交给东瀛人的情报里不包含他们两人的真正秘密。
  却听柳子越诚惶诚恐地向林洋禀告:
  “属下隶属的行动科三组长谢尼耶夫也是罗刹人。抓捕蛸眷时谢尼耶夫百般阻扰,还有对属下不利的迹象。属下如今觉得,事无凑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不过十日。
  “为什么你的老上司尚云鹏科长没有向我汇报过这件事?”林洋在工作手册上写了“b级游侠调查员谢尼耶夫”的名字。
  “前站长时候,尚科长曾经和谢尼耶夫为了升职有过节,所以避嫌。但属下是局外之人,当然就事论事。”
  “看来前站长还是在我这里埋下很多地雷——组织会秘密监视谢尼耶夫,深挖‘卍字会’。你不要让谢尼耶夫瞧出马脚。”
  林洋和颜悦色地叮嘱柳子越,
  “柳子越,你的功绩已经破格了——等你的硬实力一晋升b级调查员,行动科三组长就是你的,幻海警务处那边也会给你升警督。”
  柳子越心中欣喜若狂。大老板林洋轻飘飘一句话,情报、权力、金钱都落到了自己头上——这个女人宛如自己亲娘。当然,也是自己物色来的民间大佬抬轿子得力。
  他脸上也笑逐颜开——这是给大老板看的,那个老板不喜欢自己的员工无限感恩呀。
  “柳子越,你觉得这个世界什么最重要?”林洋问道。
  “站长您。”柳子越不假思索道。
  “第二呢?”林洋问。
  “站长您。”柳子越不假思索道。
  “第三呢?”林洋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