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王承恩倒了!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王承恩倒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棨在宣大真的能一手遮天,掩盖住他纵火烧了粮仓,救济建奴之事?
  
  怎么可能?
  
  就连沈棨自己都不信自己可以掩盖自己纵火之事,但是沈棨笃定大明皇帝拿他没办法。
  
  宣府在此次大明与后金的军事博弈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一旦宣府破门,大明京师就会瞬间变得危险。
  
  这一点上,沈棨看的非常明白,所以他才有胆量,如此行事。
  
  只要代善在归化城战而胜之,拿下归化城,喀喇沁部立刻会全面倒向后金,介时,大明皇帝想要动他,就得看后金的脸色了。
  
  这就是沈棨的如意算盘,他根本不怕自己纵火烧了粮仓的事情暴露。
  
  时间差,就是沈棨的终极目的。
  
  沈棨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代善居然过河拆桥的如此决绝,另外一个就是大明的密谕虽然停滞了一段时间,但是再次启动之后的效率依旧高效。
  
  朱由检叹了口气,问道:“吴孟明最近在干什么?让他带西山诛邪队去一趟吧,能拿回京师,就拿回京师,若是负隅抵抗,就直接当场击杀。”
  
  王承恩是个什么样的人,朱由检最是清楚,他这个人的嘴巴很严,皇帝问他意见,他都是左右言他,直到确定品行之后,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
  
  但凡是王承恩当着皇帝的面说某个臣子的坏话,基本上已经板上钉钉,提前打个招呼,是让万岁爷心里做个准备,别到时候事情爆了出来,万岁爷暴跳如雷,急火攻心。
  
  既然王承恩已经讲出了沈棨作死,那几乎是八九不离十了。
  
  “万岁爷,此事,按制要满门抄斩的。”王承恩却是小心的提醒了一句万岁爷,办沈棨,可不是办沈棨一个人。
  
  要不说大明的律法就是宽松,这种通敌卖国之事,也就是个满门抄斩,而不是夷三族或者诛九族。
  
  事实上,大明朝自永乐大帝之后,就很少有夷三族或者诛九族的大案了。
  
  朱由检考虑再三还是摇头,说道:“若是当场击杀就拉回京师,五马分尸,若是抓捕归案,就凌迟吧。”
  
  “片了他,是不是太便宜他了?”王承恩有些犹豫的问道。
  
  有的时候,王承恩真的觉得万岁爷的仁恕有时候太过随意了,雷霆雨露皆为君恩,只有雨露没有雷霆,怎么彰显皇威?
  
  “祸不及妻儿?”朱由检有些犹豫的想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说道:“那就依王伴伴所言,满门抄斩吧。”
  
  “对了,告诉耿如杞,莫要给沈棨说情。”朱由检忽然提醒了一句。
  
  大明朝这个座师的政治体系,就是一种陋习,比如沈棨,就是秦士文的弟子,和耿如杞师出同门,若是耿如杞不给沈棨说情,耿如杞公德不论,私德就会被人抓着一顿乱喷。
  
  但是这种事,耿如杞为沈棨说情,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这可是通敌卖国之大罪,必须避开,否则就是授人于柄,本身耿如杞就有西山王的称号了,再加上为沈棨开脱,朝中言官们群情激奋,耿如杞会更加难堪。
  
  本身就很难了,不要为自己做事,增加难度的好。
  
  这种座师同门之下的开脱,其实很容易把自己带到沟里翻车,深受崇祯皇帝器重的户部尚书,甚至提名了吏部尚书双部执掌的毕自严,就翻车在了自己人身上。
  
  崇祯六年,青浦知县郑友元,在离任之前,未曾完成逋金花银二千九百两,郑友元写书信给毕自严求助,毕自严无奈,说郑友元已经完成了七成,都送到了太仓,主库复查,无有,内官监再查,依旧没有。
  
  毕自严最终还是没逃脱入诏狱的下场,本来身体就不大好的毕自严,在出了诏狱之后,再无力佐君。
  
  但是大明皇帝指名道姓,不让他耿如杞为沈棨说情,耿如杞,就可以完美的避开这个烂泥沼。
  
  跟张居正的夺情案类似,大明皇帝可以不让张居正回乡守孝,也可以让耿如杞绕开这个烂泥沼。
  
  “沈棨图什么?耿如杞在西面拼了命的守归化城,沈棨在东面给耿如杞挖坑?抢山外九州的控制权?那是大明的天下!还是兄弟阋墙?也没听说这师兄弟有什么隔阂呀,听说当初耿如杞路过宣府,沈棨哭的眼睛都肿了,他沈棨到底图个啥?”朱由检盖上被子的时候,疑惑的问着王承恩。
  
  耿如杞和沈棨的感情是极好的,耿如杞从诏狱里放出来,并且重新回到山西做巡抚,过宣府之时,沈棨真的是喜极而泣,哭了多半天。
  
  王承恩面色有些为难,想了片刻说道:“万岁爷,其实归化城在建奴手中,对于他们师兄弟二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归化城、察罕浩特、喀喇沁部,皆入建奴之手,大同、宣府就处于建奴兵锋之下,朝堂再想弹劾二人,就得考虑弹劾之后,谁能够执掌局面的问题,但是显然,此时的山外九州,唯有这师兄弟二人可以撑得住。”
  
  “当年秦士文致仕之后,耿如杞忽然被送进了诏狱,而山西局势危矣之时,耿如杞又从诏狱里出来,沈棨这么做的目的,也是自保。”
  
  朱由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今非昔比,糊涂呀。”
  
  “至于宣府之事,暂时交给耿如杞全权督办,让耿如杞找一个他信得过的人吧,省的耿如杞胡思乱想。”
  
  朱由检昏昏沉沉的睡去,王承恩唤来了两个心腹,小心叮嘱了一番之后,连夜出了宫门,出示了他司礼监提督太监的信牌之后,出西华门,来到了承天门外的锦衣卫衙门,找到了吴孟明。
  
  即使王承恩的脸,已经被所有内侍和锦衣卫守备认得清楚,但是他要是深夜出宫,依旧需要出示信牌。
  
  王承恩这次传的是口谕,交给旁人他又不太放心,只好亲自到了锦衣卫的衙门叮嘱吴孟明此行的困难之处。
  
  “王大珰,此行宣府,抓了沈棨之后呢?”田尔耕披着件衣物,今日他和吴孟明都在锦衣卫当值。
  
  王承恩低声说道:“宣大二府事皆由耿如杞提举。这件事办得尽量人少些知道,莫要引起宣府几卫军聒噪,而且咱家以为,此行不同于抓捕代王和晋王之事,需要秘密进行,出其不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