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第一百八十七章 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毕自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以为万岁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毕竟之前就是信王,一直端坐于庙堂之远,怎么可能了解那么多的民间疾苦?
  
  但是显然万岁对这里面的门路,似乎比他还要熟悉几分!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你说的这个法子,朕还是不同意。”朱由检最终还是摇头,拒绝了毕自严这个次贷的路子。
  
  三千万不够诱人吗?
  
  光吃利息,大明的户部就可以吃的满嘴流油,整个大明的朝政就不会如此的抓襟见肘,而且以毕自严的能力而言,保证盘子不会崩,然后将风险转移的能力,是绝对有的。
  
  但是大明是个“白银黑洞”的小农经济体,风险转移来转移去,最后都会转移到最弱势的百姓身上,这是朱由检最不容许看到的局面。
  
  甲乙丙三类债务分级,将甲归户部,将乙丙债务转移扑买套现,就是将风险转移到民间,哪怕是毕自严可以保证,乙丙类债务,真的转移到了勋戚缙绅士族身上。
  
  这些勋戚缙绅士族就不会向下转移了吗?
  
  归根到底,受害的还是普通的百姓,朱由检并不怕青史上的骂名,他害怕被百姓戳着脊梁骨骂。
  
  路线选择上,朱由检从来不会动摇。
  
  “朕还是以为,此事应当以稳健为主,朕曾听闻,此道,还是以谁活的久论长,而非谁跑的快论长,不知道景会以为如何。”朱由检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稳健的道理。
  
  毕自严开始疑惑了……
  
  在他心里,大明的皇帝一向以激进为主,不管是西山煤局还是黑眚肆虐的通惠河,亦或者是对建奴的种种手段,包括王承恩前往皮岛正饷后,毛文龙攻打义州的正旦攻势。
  
  这一些的动作,都说明了大明的皇帝,比较激进。
  
  但是在调控金融层面上,却出奇的谨慎,这让毕自严有些摸不到头脑。
  
  哪怕是毕自严,此时也要考虑投上所好,所以他才准备了这条层层套娃般的次贷套利,不断累积优质债务,哪怕是吃利息,就够大明朝堂霍霍很久了。
  
  但是似乎万岁不太希望如此。
  
  这可是三千万呀!而且是一个会下金蛋的鸡。
  
  连乾清宫的琉璃瓦都没换的大明皇帝,居然能够忍得住,这是毕自严万万没想到的。
  
  毕自严思考了良久,说道:“万岁,臣这里还有一本奏疏,万岁看看?”
  
  朱由检让王承恩取过了奏疏,看了两眼,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拿着算盘的毕自严,又看了两眼奏疏,又抬起头来。
  
  “好你个毕自严呀,在这等着朕,是吧。”朱由检长长的松了口气,面色轻松起来。
  
  他最害怕的是什么,就是所托非人。
  
  毕自严前一条套娃贷的奏疏,跟毕自严以往的模样,太过迥异了。
  
  以往的毕自严一副为了江山社稷,披肝沥胆,这做了三司使做出一些成绩之后,上了这等媚上的奏疏,实在是让朱由检狠狠的捏了一把汗。
  
  否则他不会跟王承恩说起景会家里卖豆腐,让毕自严回家磨豆腐的话了。
  
  他还以为毕自严是达到了目的,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亦或者是身居要职,从门雀可罗到现如今的门庭若市被迷住了眼,被腐化了。
  
  现在看来,都不是。
  
  毕自严上的这第一本套娃贷的奏疏,完全是奔着朱由检的命门——穷,一字而来。
  
  其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大明皇帝。
  
  试探下大明皇帝,到底会不会被这等厚利迷住了眼。
  
  从他那两句其术乃是微末之小道,难登大雅之堂,其实就看出来了,毕自严对这等手段,是看不下去的。
  
  朱由检拿起了两本奏疏,在桌子上不断的上下换来换去,随即放到桌上,笑着说道:“景会,来,这两本奏疏,都是你的议,你选一个,选到哪个,就按那个执行。”
  
  “啊?!”毕自严一脸懵的看着玩笑话的万岁,最终算是败下阵来,说道:“万岁,国家社稷,并非儿戏,臣选不得。”
  
  朱由检将那本套娃贷的奏疏,扔进了垃圾桶里,玩味儿的说道:“你也知道不是儿戏呀,景会,你可知,朕若是要选了你这第一议,大明得有多少百姓,生生世世可能都跳不出这困局来?若是朕同意了,你这第二议,是不是准备永远藏在袖子里了?”
  
  “臣惶恐,臣只是没写完,还没来得及送上来。”毕自严擦了擦额头的汗,试探皇帝被皇帝发现,还被皇帝抓着教训是什么感觉?
  
  毕自严总觉得如坐针毡,站了起来。
  
  “坐下说。以后有什么好的主意,就直接上奏就是,不要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朕要是一时间被猪油蒙了心,那岂不是耽误江山社稷?”朱由检笑呵呵的看着第二本奏疏,越看越顺眼。
  
  他非常理解毕自严的心理,毕自严是臣,君臣有别,无论做事,说话,毕自严都要小心翼翼,为了确保第二议会被采纳,这欲擒故纵的把戏,不是万岁说不玩,就不玩的。
  
  说话的艺术,毕自严经年老吏,当然懂其中的分寸。
  
  张嘴开炮一时爽,被皇帝拉清单的时候,请罪也没用了。
  
  “不错,是真的不错。你这奏疏准备了可不止一年两年了吧,朕看着抬头,还是万历二十年金榜唱名,进士及第任松江推官时候,就已经在筹备了?”朱由检看着这奏疏,不住的点头。
  
  朱由检合上了奏疏,笑着问道:“天启元年,景会任天津巡抚,老奴酋取沈阳,改名盛京之后,景会、熊廷弼、袁太保,建三方布置,当时袁太保是个什么官来着?登莱巡抚,海陆互犄角,就是当时确定下来的吧,是谁的主意?”
  
  “是袁太保的主意。”毕自严没往自己身上揽功,反而将功劳推到了袁可立的身上。
  
  朱由检点头,没有继续评价,海陆互犄角主张进攻的战略,朱由检是十分喜欢的,这个战略的形成,袁可立居首功,而毕自严居次功,熊廷弼居末功。
  
  浓眉大眼的毕自严任天津巡抚筹建海陆互犄角的时候,还兼京东防卫,因为辽东局势风雨飘摇,差点在任上由巡抚转为都督,由文官转为武官。
  
  王化贞大败,熊廷弼被传首九边,毕自严因为受到了牵连,被调往南京,任右都御史,而后升户部尚书。
  
  魏珰自然不会放过熊廷弼余孽,魏珰以筹措三大殿建资为由,上书请旨,要卖掉南太仆寺牧马草料场,毕自严上书坚称不能卖,会影响军马和役马的供应,魏珰在北京,毕自严在南京,最终南太仆寺牧马草料场,被卖掉,毕自严愤恨不已,最终称病返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