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监管套利耳

第一百八十六章 监管套利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岁,代王、晋王、国丈,都是天眷,万岁,就是把他们关到诏狱里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都没人能挑出理来,毕竟这也算是万岁的家事,但是郑鄤之案,若是也扔到诏狱里,破了明允之戒,臣这司寇,就只能致仕了。”
  
  冯英清楚,万岁是为英主,但是万岁不可能事事精通,大明的朝臣们也不指望万岁事事精通,若是如此,他们这些臣子还有什么用?
  
  他解释清楚了其中的缘由,民间的案子,有民间案子的规矩,天家的案子,有天家的规矩,大诰和大明律,不冲突,约束的不是一群人。
  
  “原来如此。”朱由检点了点头,这件事,跟杨镐、王化贞的案子还不一样,朱由检有点搞混了。
  
  杨镐的案子是判决过得,是斩立决。
  
  可是没等到秋后,杨镐还没来得及砍头,朱翊钧就撒手人寰了,而后大明经过了一系列的红丸案、落水案和年纪轻轻就走了的朱由校,一直没顾上。
  
  而王化贞为何一直拖到了朱由检监刑?
  
  王化贞也是判决过得,同样是斩立决,但是这斩立决的秋后死刑核准上,叶向高和魏忠贤十分默契的达成了共识,就一直没处决。
  
  杨镐、王化贞没死的原因,问题并不是出在了刑部之上,而是出在了刑部之上的文渊阁、司礼监。
  
  朱由检这才了然的说道:“那你就以律法为准,朕不多干涉。”
  
  冯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上凝重的表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俯首说道:“谢万岁隆恩。”
  
  乾清宫的小黄门带着万岁爷下放的奏疏,匆匆的出了东华门,向着东上北门外而去,进了内东厂,将手中的奏疏递给了曹化淳,并且将乾清宫之时,挑了能说的说了说。
  
  曹化淳本来有些萎靡的神情,在拿到了手中的奏疏之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神采飞扬。
  
  东厂提督太监,在品秩上,和乾清宫太监、坤宁宫太监王永寿是一个等级,但其实在地位上,东厂提督太监,却远逊与王永寿。
  
  更不用说和王承恩比了,那就是大珰老祖宗级别的。
  
  如果有的选,曹化淳更愿意去司礼监当一个秉笔太监,到哪里都会有人低头称一声大珰。
  
  内官监、司设监、司礼监、印绶监、御马监,都在玄武门外,万岁煤山之西侧,北花房、象房、内承运库、北膳房、内东厂,其实都在东华门外。
  
  这些都属于宫外监司。
  
  宫外监司,地位低就低在了宫外二字之上。
  
  司礼监因为其特殊的地位,在宫内有自己的办事处,玄武门外的司礼监,更多的是休息的地方,这办事处,在和文渊阁并排都位于文华殿后面。
  
  这地方没有名字。
  
  当初永乐皇帝修大明皇宫的时候,天人授梦,玉皇大帝授梦于永乐大帝,问永乐皇帝,天上宫阙万间,你这皇宫也是万间,意欲何为?是要和天宫比肩吗?
  
  永乐大帝惊厥醒来,下令将万间房,改为了九千九十九间半。
  
  当然,永乐皇帝大梦,有些奇异故事的成分。
  
  但是明皇宫的确是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这其实和大明工匠,满招损谦受益、阳极生阴,阴极生阳、否极泰来、泰极否来的思想方式有关。
  
  大明的司礼监是宦官干政的典范,但即使已经明目张胆的干政,宦官们的办公地点,依旧没有名字,即使是权力的中心,他们依旧不配拥有属于自己名字阁楼。
  
  这就是内官们的阶层划分了。
  
  跟着万岁爷,伺候万岁爷的王承恩,是宫里大珰独一份的老祖宗级别的人物。
  
  而后就是各宫太监,乾清宫、坤宁宫、承乾宫这类后宫太监,这些太监都有主子。
  
  而后就是各大殿的太监,这些太监,都有各样的权力,而宫外司监各种太监,则依附上面的太监生存。
  
  曹化淳,从南京被调回来之后,以为自己会代替王承恩成为宫里的老祖宗,但是回到北京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万岁爷对他与东林人走的太近,十分不满。
  
  东厂提督听着排场很大,但是圣眷不在的曹化淳,甚至连东厂,都有点拎不动,太多人盯着他的位置了。
  
  锦衣卫的左都督田尔耕,表现符合其传闻中的魏珰大儿的水准,东厂长期处于待业的情况下。
  
  王承恩若是拿了万岁爷的奏疏,揣在袖子里,交给司礼监,司礼监再传到内东厂,那就是公干,但是由乾清宫的小黄门送来,就是圣眷了。
  
  “儿郎们,干活了!”曹化淳拿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小黄门说道:“劳烦跟王大珰说一句,此事,曹某铭记五内,永世不忘,将来若是得势,必感其恩。”
  
  小黄门却笑着将银票推了出去说道:“万岁爷不让收,臣等就收不得。既然旨意传到了,曹伴伴既然要某传话,某一小黄门,怎么敢不传,曹伴伴收起来就是。”
  
  曹化淳这才一拍脑门,收起了银票送走了小黄门,脸上终于轻松了起来。
  
  万岁爷只要还没忘记他,他就有翻身的机会,不说王承恩那老祖宗的位置,各宫祖宗位置还可以望一下的。
  
  夹带案中,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那封伪造的奏疏,到底是如何送进了文渊阁,最后转到了司礼监呈给万岁爷呢?
  
  但是曹化淳看着这奏疏,反复确认之后,又亲自到文渊阁找到了李国普确认之后,他确认了切入点是这封奏疏是哪里来的!
  
  因为文渊阁的经年老吏们都没有分辨出这封奏疏的真伪,是因为奏疏上的印绶,完全合勘。
  
  这奏疏的印绶,并非伪装,而是真的!
  
  这司寇大印除了冯英有之外,还有一处有,那就是印绶监。印绶监是大明官署印绶制作的地方,这地方才有司寇大印的合勘图文。
  
  曹化淳没有大海捞针一般的查案,带着人就奔着印绶监而去。
  
  “万岁爷,查明白了。是印绶监的荀万程,伪造了这份司寇奏疏,由神宫监小官夹带到了文渊阁。”曹化淳没一个晌午,就把案子给办完了,带着物证就来到了乾清宫内,禀报此事。
  
  若是王承恩通过司礼监向东厂咨文查案,曹化淳回禀的地方,就在司礼监,而并非乾清宫。
  
  所以曹化淳才会让小黄门带话,说这恩德,会铭记五内,永世不忘。
  
  宫外监的提督太监,想见皇帝一面,那也是难上加难,若非万岁平台召对,一般是进不得这宫门半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