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他不仅不撤退,还要进攻!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他不仅不撤退,还要进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范文程当然不是在找骂,今天大日子,任何前来驿站的人都是范文程排查的对象,即使是建奴的好朋友,山西十大家商贾,那也是排查范围之内。
  
  范文程之所以放过黄石。
  
  第一方面,黄石是黄家人,在他的心目中,黄家是被贪财的大明皇帝,大明的官吏给查抄了,而作为黄家人,黄石怎么可能为仇人效命?
  
  第二方面,就是黄石是货与山西的一个重要途径,同样,黄石是大贝勒府的包衣,这个身份也让范文程有些忌惮。
  
  虽然是个大日子,但是大家都是明牌对垒,不管是代善带着八旗,黄台吉带着海西女直去义州,都是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范文程也只是例行盯梢罢了。
  
  黄石办完了事,才知道自己着实想多了些。他一直很小心,暴露的风险其实并不大。
  
  沈阳城在经过天启二年的战乱之后,经过几年的发展,终于缓缓的恢复了一些生气,有了些许烟火气。
  
  十年树木,百年育人,千年聚气。
  
  任何一个大城,他的人气,都是需要千年的时间跨度去积累,慢慢形成一片片厢野村镇围绕的城池,在这个年代里,沈阳作为一个千年古城,在大明手中的时候,远比在建奴手中要繁盛的多。
  
  但是此刻的沈阳城,即使冰雪已经在逐渐融化,天气的转暖依旧没有让街头变得热闹,反而显得依旧凋零。
  
  当初在攻破沈阳之后,努尔哈赤对戚家军约两万余人屠俘行为,直接导致了沈阳城人去楼空。
  
  沈阳是整个辽东唯一一座过五十万人丁的大城,现如今不足二十万,其中大部分还是建奴。
  
  最近有建奴主提议城中只有女直人才可以入住,而辽民、蒙兀人,甚至是从龙六十六部非女直人,统统都要搬到城外的厢去住,这个提议,引起了极其广泛的讨论。
  
  这让范文程极为的忧心。
  
  他极力反对这条意见,因为这会造成沈阳城人口的进一步凋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这座千年古城,逐渐没落,在塞外的大风雪中,逐渐的破败下去。
  
  但是黄台吉似乎对他的提议置若罔闻,和诸贝勒商议此事的兴致极高,经过几个和硕额真的意见,这条提议,已经在大政殿议政中通过,在代善和黄台吉从归化城和顺义城凯旋之日,就是实施之时。
  
  范文程有点想去投大明了。
  
  大明皇帝就是再厌烦他,他作为辽东文人的代表,投降之后,也会被当做牌坊给立起来,吸引更多的辽地文人投降大明,他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是在他判断里,他不会死。
  
  大明皇帝越贤明,他活下来的几率越大。
  
  而显然,大明新帝已经有了一定的明君之相,至少在范文程看来,在大明皇帝的带领下,建奴很难有入关的机会。
  
  眼下在归化城和义州的博弈,赢了还好,输了,建奴的局面,会非常的艰难,哪怕是他都不知道出路在何方。
  
  能赢吗?
  
  范文程不知道,他对建奴是否能够赢下耿如杞和毛文龙,并没有多少信心。
  
  去岁,八旗倾巢而出,攻伐朝鲜,八旗甚至攻破了毛文龙的大本营铁山,奔着皮岛而去,最后都没有彻底消灭毛文龙,此时黄台吉带着两旗去义州和毛文龙争锋,范文程不看好。
  
  归化城方向,代善带着六旗的军卒,前往归化城,看似是可以传檄而定。
  
  但是范文程心中隐隐不妙。
  
  大明皇帝从诏狱里放出一头猛虎来,耿如杞,很难对付。
  
  尤其是大明皇帝似乎对这个老西并没有多少忌惮,不管耿老西在山西干什么,大明皇帝就俩字,支持。
  
  甚至还抓了大同代王和太原晋王,这两个郡王被抓,使范文程对归化城的战事,有着自己的担忧。
  
  他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担忧都告诉了黄台吉,黄台吉却置若罔闻。
  
  在政事上,黄台吉的确非常仰赖范文程的意见,甚至有些言听计从的味道,但是在军事上,黄台吉却从来不听范文程这个文臣胡说八道。
  
  建奴,怎么输?
  
  黄台吉想了很久,都没想到建奴会输的理由。
  
  范文程心中思虑万千,大军远征,和他这个文臣没有多少关系,况且他还不是个臣,他现在来连正式的官职都没有,别人开心了,叫他一声范相公,不开心了,指着他的鼻子骂,也是常有的事。
  
  范文程在沈阳城里,不太敢拿汉人如何,他的母亲到现在不让他们兄弟俩进家门,他们兄弟俩无家可归的汉儿罢了。
  
  汉儿,是北地对关内人的一个蔑称。
  
  “唉。”范文程叹了一口气,照目前的局势发展下去,建奴很可能失去鲸吞天下的资格,他心中关于社稷之臣的野望,似乎是越来越远。
  
  “大汗出征应该带着范相公,镇江、义州那地方,范相公研究了很多,到了义州,就一条离间计,毛文龙压根受不住,到时候只要他们内讧,轻取义州,岂止是易如反掌?可是大汗为何不带着范相公?”一个尚虞备用处的奸细,叹气的摇头。
  
  建奴和诸多印象里靠着勇猛作战不同,而是广布奸细,收集情报,谋而后定。
  
  这才是在天命二年之前,建奴的作战风格。
  
  比如萨尔浒之战中,老奴酋提前得到大明蓟辽总督杨镐的分兵情报。
  
  比如在广宁之战中,大明游击孙得功、参将鲍承先,暗中投降建奴,游说辽东巡抚王化贞驻扎城外,这两场定鼎之战中的都有他们尚虞备用处的身影。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对此,不仅是范文程,尚虞备用处的建奴们,也觉得自己的作用越来越小,明明是可以左右战局的一支重要力量,却弃之不用。
  
  轻敌的人配赢吗?
  
  范文程认为不配。
  
  “休得胡说,隔墙有耳,被大汗听到了,小心摘了你的脑袋!”范文程面色凶狠的训斥着,随后负手站在了驿站之前,继续盯着来往之人,眼神中带着锐利的审视。
  
  但是范文程的心思却飘向了大明京师。
  
  此时投降大明还来得及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