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明皇帝被算计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明皇帝被算计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传庭是标准的儒生,他对鬼神之说敬而远之,从来不谈起,那都是方士们挂在嘴边愚弄百姓的说辞。
  
  但是万岁弄的雷光闪闪的大明皇宫,实在是让人太过印象深刻,每到雷雨天气,大明皇宫总是在雷光中勾勒出行装来,久在京师,孙传庭有时候也在怀疑。
  
  现在的大明皇帝,难不成真的是天命之子,应运而生?
  
  连天命之子,应运而生之人的大明皇帝,都对李自成忌惮,孙传庭左思右想,当然有过胡乱的猜测。
  
  但是孙传庭从来不是一个为私废公之人,李自成很能干,出奇的能干,无论什么都做的极好,对此,孙传庭也委以重任。
  
  但是该不喜欢,还是不喜欢,平日里两人从未有过交际。
  
  而张世泽这个世子,却罕见的和穷苦出身的李自成成了好友,两个人形影不离,时常讨论辽东局势,天下之格局,见解上颇有独道之处,偶尔孙传庭也会召张世泽询问,对他们的一些说法,极为认可。
  
  孙传庭和英国公张维贤通过气之后,也就不再管了。
  
  万岁忌惮李自成不假,但是万岁爷可没杀他。
  
  内操们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万岁真的想让李自成死,那根本不需要什么刻意吩咐,只需要一个眼神,王承恩就能把事办得妥妥帖帖,任谁都说不出理来。
  
  但是李自成不仅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的,大明皇帝从来不特意交代李自成,这种不表态再加上忌惮的态度,孙传庭也听之任之,任其作为。
  
  孙传庭本能的觉得不太对,但他本人并非勋戚,并不理解为何张世泽这个世子,会和李自成成为好友。
  
  其实张世泽本人不太拘泥于门阀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他爷爷张维贤的言传身教,回到府中之后,多次叮咛他要多结交。
  
  这源于张维贤的一些对时局转变的理解。
  
  大明的新帝,显然对勋戚大量豢养“家人”和“群小”十分的不满,而且屡次对勋戚出手,次数之频繁,让张维贤的骨子里有了危机感。
  
  英国公府这两百年,并非一帆风顺,历朝历代,都会有一些奇怪的危险,两百年的时光,让国公府对如何避开政治倾覆之下的劫难,有自己一套行之有效的法门。
  
  比如让张维贤做出褫世子封号的张之极,就喜欢与东林人结交,在信王登基之前,天启皇帝对此不管不问,一切交给魏珰去打理,魏珰张维贤是不怕的,所以张之极与东林人往来,张维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明显倾向于东林的信王登基之后,却横竖看东林不顺眼,这种诡异的局面,张维贤自然要有所表示,尤其是他儿子与东林往来频繁这件事本身,就容易引起万岁的忌惮。
  
  勋戚,就老老实实做天子家眷或者勋贵,和朝中大臣往来太过于频繁,容易招致罪祸。
  
  两代从龙之功在身的张维贤,对时局有着极其敏锐的嗅觉。
  
  而现在,孙传庭、张世泽勇字营,卢象升的天雄军,锦衣卫的诛邪队,云集在了周奎周国丈的府门前,就充分证明了张维贤这种担忧和顾虑,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正在发生。
  
  门在张世泽叫门之时,缓缓打开,门房打着哈欠,对着张世泽作了个揖,一脸谄媚的说道:“张公子登门,真是失敬失敬,老爷吩咐了,快快里面请。”
  
  张世泽扬了扬手中的马鞭,转身回到了孙传庭的身后站定,俨然和其余人一样。
  
  “刘耳,走吧。”孙传庭带着一干人等,入了这深宅大院。
  
  孙传庭、陈伯玉和刘耳走在前面,来到了正厅之前,《入兰房》的淫词艳语还在不断的从正厅不断的传来,还有周奎的笑声以及嬉闹声,丝竹之音,娓娓而来。
  
  在这等喧嚣之下,是刘耳等辽民们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孙传庭将圣旨递给了内侍,笑着说道:“劳烦内操公公传旨之后,臣再拿人。”
  
  “孙府丞言重了。”内侍赶紧接过了圣旨,挽着衣角进了正厅,各种喧嚣戛然而止,随之传来的是咆哮的爆喝之声:“什么!某乃大明国丈!你们矫诏拿人!不怕锦衣卫摘掉你们脑袋吗!”
  
  声音大不见得有理,周奎再爆喝,也阻挡不了锦衣卫的缇骑们,冲进了周奎的正厅,将穿着不整的周奎缚于正厅之前。
  
  “孙传庭!你作为天子鹰犬,居然敢动大明国丈,等着吃参吧!”周奎被两个锦衣卫拿着依旧在不停的挣扎,对着孙传庭咆哮着。
  
  孙传庭挥了挥手,示意带走,随后锦衣卫的缇骑鱼贯而出,开始查封周府。
  
  这也是圣旨里的内容,万岁爷要那些侵占的地契。
  
  这东西是关键的证据,只要拿到地契,周奎的罪名就会被坐实,孙传庭之所以请了左镇抚司的锦衣卫来做这件事,完完全全是打算让锦衣卫们把地契带入宫中。
  
  若是万岁不打算深究周奎,这地契万岁拿着,比旁人更加安稳。
  
  若是万岁打算深究,左右不过是派个内操,送到文渊阁,这事也就板上钉钉了。
  
  代为圣裁,那是嫌自己命长吗?
  
  孙传庭皱着眉头看着从正厅中不断出来的伶人,这些复社、几社豢养的伶人、名角、瘦马,都是一等一的好货,用来进行暗地里的权色交易,简直是再合适不过。
  
  “刘耳,某诓骗你了吗?现在锦衣卫都在籍家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孙传庭反过来问着刘耳。
  
  刘耳匆忙的连连摇头,说道:“没,没。”
  
  “回去之后,把辽民组织起来,过去该种哪里的地还种哪里,一切如常就是了,若是无事,就带着等信儿的辽民回吧,折腾了这么久,也该筹备春耕了,刘耳你说是不是?”孙传庭继续乐呵呵的对着刘耳说道。
  
  刘耳脸上笑的跟一朵花一样,连忙说道:“好,好,谢过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俺们这就回,这就回。”
  
  “这是万岁的旨意。”孙传庭没有居功,事实上,周国丈之事,也只有万岁能决定。
  
  刘耳琢磨了一下,仿若忽然想明白用哪个词一般,朗笑说道:“万岁圣明。那我这就带着辽民回去。”
  
  孙传庭依旧乐呵呵的说道:“公务在身,多有不便,慢走不送。”
  
  “留步,留步。”刘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国丈府。
  
  孙传庭脸上的笑容一直停留到刘耳离开门槛之后,忽然变了脸,满脸都是冷漠的说道:“锦衣卫的诛邪队值守府内,除非万岁手谕,否则国丈府中任何一片纸都不能流到外面,勇字营在府外防备,不让任何人靠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