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兵可用 无将可遣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兵可用 无将可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朕不怕他,大明也不怕他。”
  
  朱由检放下了密谕,他的打算是以东方的义州作为掣肘,稍微拖延一下建奴的进攻节奏,为耿如杞增加更多的时间,来处理归化城之事。
  
  但是事情,超出了朱由检的预料,建奴反而冒着风险,也要两线作战。
  
  袁可立老神在在的说道:“万岁是不了解建奴,他们的人员冗杂,有建州女直,海西女直,蒙兀,辽民等等,他们只有不断的发动战争,才能保证内部的安稳,若是停止了战争,他们的同盟就会非常脆弱。”
  
  “不过在臣看来,战事越是胶着,反而对大明越有利,建奴力大而不耐久,只要时间稍长,其势自解。”
  
  朱由检倒是很赞同这个观点,在清军入关之后,多数的仗都是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打的。
  
  建奴八旗的力量,在入关前,已经表现出了战斗力费拉不堪的一面。
  
  松锦之中,黄台吉都要拖着病亲自上阵,而在一片石之战中,若不是吴三桂背刺了李自成,谁胜谁负,谁有知晓?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呀。
  
  孙承宗反而忧心忡忡的说道:“万岁,将山西全权交给耿如杞负责吗?倘若以后,再出一个关宁军又当如何?现在的保商团,有当初关宁军之勇,也有现在关宁军之虞。”
  
  孙承宗的担心是并不是在构陷耿如杞,他代表的是一部分朝臣的观点,但是眼下正旦年关,不适合上书,就只能通过孙承宗说出来了。
  
  大明朝廷对耿如杞可以说是薄凉寡恩到了极点,在山西尽职尽责,却被捕入狱,入狱之后,遭到了严刑拷打,五毒之刑。
  
  哪里是一般人受得主的刑罚?
  
  耿如杞作为山西方面的全权负责人,没有内侍,仅有不到百人的锦衣卫跟随监军,以耿如杞的为人和品行,不出半年,这些锦衣卫,还是否完全效忠朝堂?事无巨细的禀报耿如杞的行动?
  
  一个品德高尚,个人感化能力极强的人才,因为能力和人品,而遭到猜忌,并非个例。
  
  而孙承宗当年看祖宽,看祖大寿,看关宁军的总兵,哪一个不是忠心耿耿?一心为了大明舍生忘死,脑袋往裤腰带上一别,上阵杀敌?
  
  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关宁军,不也慢慢的变了味儿吗?
  
  时间在推移,人心易动,谁能够保证耿如杞永远的忠诚于大明?万一要是再养一个关宁军出来,大明皇帝又该如何面对耿如杞?
  
  孙承宗这不是谗言,他是站在组建关宁军,而现在关宁军尾大不掉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基础上,提醒年轻的大明皇帝,人心隔肚皮,不可不防备。
  
  作为帝师,他在教育大明皇帝,何为君臣之道。
  
  君,孤家寡人,岂是玩笑?
  
  朱由检笑了笑,他作为皇帝,他是当事人,他能够不清楚孙承宗的担心吗?
  
  不过,他现在的小目标完全不是大明的断续存亡,只是遏制建奴的发展,将来等什么刘自成、王自成、赵自成之类的进京的时候,不至于亡在建奴的手中。
  
  大明是一个完全崩坏的世界了,断续存亡之事,都是大事,如何将这段政权妥善的结束,建立新的社会秩序,才是朱由检考虑的问题。
  
  当然,在朱由检心里,他当然有一丝丝,那么一点点,希望大明朝可以在自己手里,再次中兴。
  
  “帝师所虑,朕自有定夺,无需多虑。”朱由检绕开了这个话题,继续讨论着归化城来年的战事。
  
  眼下归化城不会丢,因为林丹汗很弱。
  
  他的军卒上一次行军途中,走着走着就散了。
  
  所谓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三而竭。
  
  此次林丹汗进军归化城,耿如杞的应对是让包统率领成男壮丁组成的蒙兀骑卒,前往迎战,而妇孺依旧留在大同作为把柄。
  
  而囊素台吉,也就是包统,已经同意了耿如杞的要求,并且希望他们的部族若是为大明战死,妇孺可以得到善待。
  
  耿如杞口头答应了包统的要求,在没有任何书面承诺的前提下,包统就去归化城拒敌。
  
  这就是孙承宗担心的地方!
  
  蒙兀人和大明打了多久?恩怨情仇其实两三句能说得清楚?
  
  从两百多年前,打到了隆庆年间,才算是告一段落,双方才趋于和平,而有了归化城这个缓冲点。
  
  在耿如杞提到的战略规划中,囊素台吉是耿如杞第一个要消灭的对象,因为囊素台吉倘若背了归化城,那么归化城在里应外合之下,必丢无疑。
  
  但是耿如杞抓到了囊素台吉,居然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让包统为大明而战,而且包统为大明而战的理由,就为了一句口头承诺?
  
  这是什么样的感化力量?能让潜在的敌人为自己而战?
  
  这件事,让人看得瞠目结舌!但是耿如杞不仅做到了,而且还做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眼下归化城无碍。
  
  但是根据黄石的秘密情报,建奴将在正旦之后,两线作战。
  
  由代善率领建奴的主力西进,威慑察哈尔部,展示自己的军事力量,夺取归化城,彻底完成从龙六十六部的民心收拢。
  
  而另外一路,由黄台吉亲领,前往义州,与毛文龙的皮岛军、朝鲜花郎军接战,保护自己的后方。
  
  等到雪化掉的那一天,建奴和大明在关外的决战,将正式展开,而这一次的接战,双方都有必胜的理由。
  
  “保住归化城的意义不大,臣建议守义州。”袁可立毫无疑问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甚至站在袁可立的角度,在某种程度上,只要山西大同府和宣府两处还在大明手中,归化城建奴拿到手里,也无所谓。
  
  他依旧在坚持着自己的海陆犄角的战略。
  
  孙承宗作为兵部尚书,其是他更希望保住归化城,在他看来,义州孤悬,没有保护的意义,保义州,更多的是信任毛文龙的个人指挥的能力,能带来牵制的作用。
  
  “代善西进,黄台吉东征。广宁还剩谁在?”朱由检目光炯炯的盯着堪舆图,愣愣的问道。
  
  孙承宗和袁可立猛地抬起头来,互相讶异的对看了一眼说道:“万岁是想谋求广宁?”
  
  “然也。”朱由检十分痛快的点了点头。
  
  凭什么?
  
  凭什么,哪怕是在庙算的时候,大明的太保,兵部尚书,都是只想着如何防守建奴的进攻,而不是夺回失地?
  
  广宁的战略位置如此重要,倘若趁着建奴空虚,能够攻下重新夺回广宁,那大明哪怕是丢了归化城和义州城,都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我们难道只可以防守,不能够进攻吗?”朱由检皱着眉头问道,因为他看到了孙承宗和袁可立脸上的犹豫和为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