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帝王心态

第一百二十九章 帝王心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朕自然是想做皇帝,而不是想做一可汗。”黄台吉非常诚恳的说道。
  
  范文程和黄台吉两个人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黄台吉不问,范文程不说,终于在不断的君臣试探中,范文程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他在问黄台吉的志向。
  
  若是黄台吉只是想做一个偏安一隅,生活在大明影响下的一方奴酋,所要做的事和要入主中原,定鼎江山,所要做的事,完全不同。
  
  这是路线选择的问题,之前范文程不问,就是知道黄台吉心中有野望。
  
  现在范文程问,就是知道黄台吉心中有了疑虑。
  
  范文程俯首说道:“既然大汗已经有了定夺,那么眼下所有烦恼之事,都变得简单起来,大汗要当一统四极之大君而不是从龙六十六部的奴酋,那义州之事,大汗就应该自己定下调来。”
  
  “是战是和,当以大汗的旨意为准,诸大贝勒和贝勒们,由臣去说服他们。”
  
  黄台吉满脸惊讶的看着范文程,忽然逼近范文程,满脸疑惑的问道:“你打算怎么说服他们?你手里是不是握着他们的把柄?”
  
  “臣皆为上虑,若是大汗说有,那必然是有,没有也有。若是大汗说没有,那必然是没有,有也没有。皆以大汗之意为准。”范文程回答着,他在培养黄台吉的帝王心态。
  
  换成一统四极之大君的大明皇帝,会问出这种话吗?
  
  御下之道,把柄再多也不算多。
  
  黄台吉虽然有野望,但是整个人的心态,依旧以一种关外建奴的身份自居,这种心理的障碍,只能靠黄台吉一人去改变,范文程能做的只是潜移默化。
  
  没有人知道范文程的起始动机到底是什么,但是作为一个汉臣,他用尽了自己的全力,在辅佐黄台吉。
  
  黄台吉什么都没给范文程,范文程现在既不是官员,也不是幕僚,他依旧是多铎府上的一个包衣奴仆,他的宠妾被多铎肆意凌辱,而黄台吉承诺过给他平民身份之事,却是说过就忘记了。
  
  要地位没地位,要权势没有权势,大政殿议事,他从来都有站在屏风之后的资格,但是即便是如此,范文程依旧在尽忠竭能的为建奴主效力。
  
  黄台吉看着范文程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瞬间明白了一个皇帝,首先要有的就是帝王心态,这天下都是朕的,哪怕是错的,朕说是对的,那也是对的。
  
  黄台吉明白范文程的用意之后,对范文程更加好奇。
  
  据他所知,范文程的曾祖父名叫范锐,乃是嘉靖朝时候的兵部尚书,多次在辽东平定部族叛乱,有定北至功的美名。
  
  而范锐为人,又以刚正闻名,曾经有南海瑞北范锐的说法,范锐官至兵部尚书,朝中正二品大员,却在正旦朝会上,执意劝谏嘉靖皇帝,莫要重用奸佞严嵩。
  
  大明的朝臣在大过年给皇帝找不痛快,似乎在过去都是惯例。
  
  而范文程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沈阳卫指挥同知,世代掌管沈阳卫军,范文程和他的弟弟前往抚顺投靠努尔哈赤的时候,范文程的父亲范楠,也曾经参加过萨尔浒之战,最后不知所终。
  
  直至今日,范文程和他的兄长范文寀,都见不到他们依旧生活在沈阳的老母亲。
  
  不是他们的老母亲病逝或者兵祸而亡,而是两人的母亲,羞于见到二人。
  
  前段时间,老人家在街坊被人骂的狗血淋头,回到家找了根绳,就要自缢寻死,若不是范文程派了两个人跟着,老人家怕是已经撒手人寰。
  
  所以,黄台吉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何范文程会这么尽心竭力的帮他们建州女直做事。
  
  这也是黄台吉始终有点摸不透范文程的地方。
  
  如果是范文程被兵祸裹挟,黄台吉他父亲努尔哈赤,施恩于两兄弟还好说,但是这俩兄弟,却是主动到了抚顺投靠当时兵力不足六万的努尔哈赤。
  
  这就是黄台吉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范文程这个人,太诡异了。
  
  黄台吉心中有疑虑,但是他不知道如何说起,思忖良久,最终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疑虑压下,问道:“那归化城战事如何?”
  
  东西两线作战,黄台吉怕自己吃不消。
  
  大明地大力足,拳头多,仅仅山西一省之地,就完全可以应付归化城战事。
  
  说到底,归化城是一个政治博弈的场所,林丹汗的兵力在没有内贼的时候,并不能拿下归化城。
  
  后金汗国一直在商量着明年开春出征归化城之事,察哈尔部也需要后金汗国给予足够大的军事示威,保证其在后金与大明之战中,最少保持其中立的立场。
  
  但是义州同样不容有失,若是义州丢了,后院起了火,他别说出征归化城了,镇江到整个辽东,都要在义州的兵锋之下。
  
  毛文龙手下可是有两万正军,将近八万辅军,十数万兵马,再加上朝鲜的花郎军,他黄台吉今日去归化城,明日毛文龙就敢进了他的盛京城!
  
  当年毛文龙不到两百人就敢突袭镇江,现在他有十万人,毛文龙打盛京的勇气,黄台吉从来不怀疑。
  
  “归化城之事,可以暂且压一压,臣以为,还是义州更重要些。”范文程想了很久,建奴力贫,两线作战,根本吃不消。
  
  有舍才有得,巩固住自己的底盘,再谋求更大的收益。
  
  黄台吉叹气的说道:“那林丹汗攻伐归化城,就是独木难支,但凡是耿如杞知兵,归化城再无图谋的可能了。”
  
  “义州之战,宪斗以为如何?”
  
  范文程俯首说道:“毛文龙座下有三大义子,他们原名一曰孔有德,二曰耿仲明,三曰尚可喜。”
  
  “孔有德乃是窑民出身,弓马娴熟,目不识丁,不识大义,常常为其义父毛文龙鸣不平,朝中对皮岛军卒多有不公,草莽出身。”
  
  “而其余两人也对大明朝廷多有不满,我们可以利用此事,分而划之。”
  
  清初定南王孔有德、靖南王耿仲明、平南王尚可喜,都是毛文龙的三个义子,他们在毛文龙死后,发动了吴桥兵变,与大明朝打了将近一年多,最后不得不再次退回海上,接受了黄台吉的招安。
  
  而后的汉八旗的主干,都是他们率领的皮岛旧部所构成。
  
  “你说这三个人,朕当然知道,但是毛文龙不死,他们也只敢说两句罢了。真的做什么,他们哪里有那个胆子?”黄台吉略微有些叹气的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