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家郑家竞速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家郑家竞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郑芝龙能不能完成这一项繁杂而重要的任务呢?
  
  这一点上,海盗们比大明的明公们更忠于君事。
  
  大明的“海盗们”的忠诚,延绵了将近两百多年,在几乎所有人已经在逐步接受,可使夷类间之的清廷统治的时候,大明的海盗们,依旧在积极的进行着反清复明的活动。
  
  即使大明离开了他们两百余年,但是他们依旧没有改变自己反清复明的决心,也未曾停止过行动。
  
  比如清朝时候最著名的反清复明的势力,天地会。
  
  天地会对外称天地会,对内称为洪门。
  
  1904年1月11日,孙文在檀香山致公堂,也就是洪门三合会总团的国安会馆,在洪门前辈钟水养介绍下入闱,加入了洪门三合会,受封为洪棍(元帅)。
  
  而后在孙文当选民国大总统之后,亲率各部部长,右都尉以上将校,参谒明孝陵,异常隆重地祭祀明太祖朱元璋。而后通电全国,发表了一篇祝告文,名为《祭明太祖文》,一篇宣读文,名为《谒明太祖陵文》。
  
  【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无罪于我高皇帝,敬于文奉身引退之前,代表国民,贡其欢欣鼓舞之公意,惟我高皇帝实鉴临之。敬告。】
  
  【奉兹大柄,还我汉人,皇汉民族,既寿永昌.呜呼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灵,何以及此?】
  
  孙文的北伐运动,自始至终,就是抱着“反清复明”的政治目标,而且最终实现。
  
  从大顺军到大西军,从天地会到小刀会,从太平军到捻军,这些被文化精英,无骨文人视为愚昧无知、鲁莽躁动的草莽们,为主体民族争取独立和自由,反抗胡族压迫统治,亿万汉人先烈们,舍生忘死,奋战不休。
  
  天道好还,盖中国有必伸之理。
  
  人心助顺,虽匹夫无不报之仇。
  
  而致公堂,最后组建了致公党,是后世红朝八大民主党派之一。
  
  而在后世红朝,果党正统并不是在台澎,而是在大陆,简称民革的民主党派才是正朔,同样是参加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参政党之一。
  
  南北洪门的嫡系在失去了台澎为据点之后,依旧在海外和檀香山等地,积极筹备反清复明运动。
  
  这些人都被定性为了鞑清的海盗,清朝的海禁和明朝为了官营谋利不太相同,清朝的海禁,更多的是一种,杜绝内外的联系,保证统治的稳定。
  
  其目的不同,自然会在不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郑芝龙是否能够按时通过海漕押解进京?
  
  郑芝龙有没有破冰船,就是有,面对厚重的冰层,有破冰的那个功夫,陆运也都到了。
  
  朱由检只是交待了一个任务,若是郑芝龙无法完成,朱由检也留有后手。
  
  但是他相信郑芝龙会竭尽全力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打通从南直隶、江苏、浙江等地到京师的粮草线。
  
  在漳州商贾的财富密码中,从辽东运粮到京师,换取大笔收到的银子。
  
  然后银子拉回江南,寻找失地农民的廉价劳动力,生产货物,再用江南的特产丝绸瓷器等物,换取泰西人的火炮。
  
  这个运转中,若是能够南粮北至,那郑芝龙将掌握新的财富密码。
  
  财富、名声、地位,都在向他招手,这是郑芝龙数年来一直渴望得到的归附,只要办好了这个差事,那么一定可以得到大明皇帝的垂青。
  
  这对郑芝龙极为重要,这也是海外海盗们的渴望。
  
  虽然大明朝廷对这些海盗的态度一向是有诛尽,不放过的原则,但是这种态度也在逐渐的从明初时候,三宝太监对海盗王陈祖义,虽远必诛,海贼王汪直献犬马之劳,被一路平定,抓到京师问斩。
  
  到后来颜思齐和李旦,密谋推翻德川幕府对倭国的统治,发动军变的前夕,曾经向大明皇帝请求,若是拿下倭国,希望得到大明王朝的册封。
  
  因为大明深受倭寇的困扰,对倭寇的恨意,让海盗和大明朝廷短暂的站在了一起,但是很可惜,颜思齐和李旦的行动失败了,只好转进台澎,大明和海盗们的联袂戛然而止。
  
  但是这也是大明朝廷对海盗态度的转变,事实上,郑芝龙之所以敢亲自到京师来,也是这种见盗必杀的氛围,正在缓解,而他亲自到,诚意更足,也能观察大明皇帝的心态。
  
  直至今天,摆脱海盗这个称号,成为大明福建海卫的可能性就在眼前,他郑芝龙怎么会放过这等机会?
  
  别说要五十万粮食,就是万岁爷要天上的月亮,郑芝龙都会想办法把他摘下来了!
  
  当然,运送五十万粮食进京,对郑芝龙的好处,更是丰厚,若是能够拿到“默认”的海漕的诏命,对于郑芝龙来说,他就会新的大明首富!
  
  钱,他不在乎,他有的是,重要的是地位的跃迁。
  
  而此时的沈光祚的儿子沈元兴,在得知郑芝龙在往京师运粮的时候,立刻赶往了自己父亲隐居了庐舍,不出半日,沈家就从各府库调运了粮食,开始向着京师出发。
  
  当然只是沈元兴自己从杭州出发,他的粮食将会分别从山东、北直隶各府送往京城,他要赶在毛文龙进京前,将粮食运抵京师,否则大明的海漕的权力被授予给了郑芝龙。
  
  他们沈家的生意虽然可以照旧,但是,这走私之名,就再也甩不掉了。
  
  但凡是哪天皇帝的心情不好,或者朝中哪个明公对沈家产生了厌恶之情,在朝中随意的说上两句不咸不淡的揶揄的话,就够他们沈家喝上一壶,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分崩离析,毁家灭门。
  
  此时的晋商十大家被耿如杞以雷霆手段剿灭的消息,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整个大明的大地上,以种种匪夷所思的流言进行快速传播。
  
  若是沈元兴没有在海盗之前赶到京城,他这个沈家家主还是莫要做的好,在家被宗族直系旁支谩骂,在外,被百姓们戳着脊梁骨骂,在朝堂,直接从浑身是刺的刺猬,变成一块人人都想要咬一口的肥肉!
  
  还随时被强势的巡抚们,挥刀立威。
  
  沈元兴车马不停歇的向着大明的京师而去,而毛文龙的粮队也从塘口开始奔着京师而去。
  
  两股势力,再以一种竞速的方式,向着京师运粮,和沈元兴的方式不同,郑芝龙完全是刀斧开道,不长眼的山魈黑眚若是长着眼睛,就不会惹到他,毕竟他的粮队有近两万海盗随行,长枪短炮劲弩应有尽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