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零九章 唯有反腐,才能救大明

第一百零九章 唯有反腐,才能救大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初的情况很复杂,当时先帝要为张居正平反,宗亲们不反对,但是朝中的大臣们开始反对。”毕自严说完就看着朱由检,他希望朱由检能够听得懂他话里的潜台词。
  
  作为一个臣子,有些话不能明说,但是有些话不说,那就不遵循一个臣子的本分。
  
  故意的停顿、重点内容抑扬顿挫,都是表达自己含义的一种方式,谏诤为心,规谏阙失,需要皇帝和朝臣的密切配合,这一点,朱由检和朝臣们的情分还没到那个地步。
  
  显然现在的朱由检,正在认真听取毕自严的谏言,在毕自严抬起头的之前,朱由检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潜台词。
  
  其实张居正的改制,最大的“受害者”应该是官僚。
  
  因为官僚们被考成法折腾,每天都在时时刻刻的被考核着,但凡是有些不合格,哪怕在江湖上有四海同盟盟主的江湖地位,哪怕是贵为三公九卿,该罢免,也不含糊。
  
  比如张居正当初收拾的王世贞,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王世贞号称文坛后七子,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流传甚广,在入京之前,王世贞已经领到文坛高达二十余年,入京之时风头一时无二,进京的王世贞丝毫不畏惧权臣张居正,在职期间每日修仙为生,四处传道灵气复苏。
  
  随后王世贞就被张居正给罢黜了。
  
  在万历元年到万历十年六月的这段时间,是整个大明朝官吏们最难熬的时间段。
  
  如果是朱元璋和朱棣,对待贪官污吏、怠政懒政之人是物理消灭,那么张居正所奉行的就是精神消灭,不仅罢官,还要传召天下罢黜原因,事无巨细,十分详实。
  
  四处布道的王世贞被张居正罢黜还被邸报通报,天下皆知,王世贞被人嘲讽王仙人,弄的灰头土脸的时候,修仙大业出了问题,倒不是飞升,而是修仙修出了痢疾。
  
  因此王世贞怀恨在心,四处对别人说张居正喜欢吃海狗肾,还编的有模有样,让人深信不疑。
  
  张居正的考成法,是以反腐为核心的吏治考成的方法,吏治绕来绕去,都会绕到反腐二字来。
  
  大明的明公、官僚们的俸禄本来就很低,这一连串的反腐,搞得官僚们日子极其难熬。
  
  “景会继续说。”朱由检点头,示意自己听明白了毕自严话里的潜台词。
  
  若是明年要整顿吏治,那就从张居正的反腐开始入手,一抓一个准。
  
  京中打老虎,京外拍苍蝇,打上十年八年,天下吏治自然海晏河清,该到朝廷的财税、漕粮、马价银等等一分不会少。
  
  毕自严摸了摸鼻尖,万岁眼中凶光乍现,可见是真的听懂了自己话里到底在表达什么,他笑着说道:“张居正抄家的时候抄出了纹银十万两,和当时的司礼监太监冯保的两百万两相差甚远,万历皇帝不满意,命令当时上位的张诚继续追查。”
  
  “司礼监太监张诚倒是下得了狠手,严刑拷打张居正的长子张敬修,张敬修借遍了亲朋,筹到了不足五万两白银,张诚极不满意,五毒之下,张敬修不堪折磨,留下了绝笔书信,自缢而亡。”
  
  毕自严说起这段,整个人的身子都缩在了椅子里,这就是为大明效命,终身夙夜忙碌,最后鞠躬尽瘁,猝死在师相之位上的张居正身后事,如此惨淡的下场。
  
  而现在的毕自严为万岁效命,其最后的下场又会是何等的模样?
  
  他不知道,但是这世间总有些事需要人去做。
  
  朱由检看着毕自严的模样,就知道毕自严到底想说什么,他点头说道:“呜呼,炯矣黄炉之火,黯如黑水之津,朝露溘然,生平已矣,宁不悲哉!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张凤盘,今张家事已完结矣,愿他辅佐圣明天于于亿万年也!”
  
  朱由检这话就是张敬修的绝笔,其中山西蒲州相公张凤盘,说的就是张居正死后大明的首辅张四维。
  
  毕自严一愣,万岁爷居然看过了张敬修的绝笔信,这让他十分的惊骇,同时表情又有一些不太自然的继续说着陈年往事。
  
  “张敬修的儿子张重辉被充了军,没过几年,人就死在了宣府卫所里,也不知道是病死还是劳死,天启二年,先帝为张居正正名复官的时候,先帝只找到了张居正额曾孙张同敞,因为复官张居正,肯定要恩荫后代。”
  
  “张同敞当时虽然还年幼,但是拒绝了先帝的恩荫中书舍人的诏命。”
  
  中书舍人是九卿之一,不过张同敞年龄尚幼,这个职位肯定是不视事,但是张同敞哪怕是吃糠,都不肯吃大明皇帝的皇粮,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朱由检这个后世来的人,恰好知道张同敞。
  
  在崇祯十七年,甲申国难之后,张同敞闻京师陷落,悲从中来。
  
  当南明隆武帝朱聿键再次启用张同敞时,张同敞不再推辞,在湖广周遭抗清,随后任桂林总督抗清。
  
  最终张同修被孔有德俘虏,拒不投降,被孔有德杀死于广州。
  
  绕来绕去,张家最后一丁,忠于国家,不畏身死,与国同休。
  
  朱由检这个后世来的人,之所以能够记住此人,还是当初郭沫若为张同修写了一首《赞张同敞》。
  
  的是奇男子,江陵忠烈张。随师同患难,与国共存亡。
  
  臂断何曾断,睛伤并未伤。万人齐仰止,千古整冠裳。
  
  朱由检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根据宫廷经官记载,仅仅是万历年间,就因为各种生辰、喜丧、节年,有过近百次的恩赏,少的有数千,多则数万两白银。所以张家院里查出十万两白银来,其实真的不算多。”
  
  这是内监司的账目,户部尚书自然没有资格盘账,这数百次的恩赏,其实累加起来,就超过了百万之数。
  
  大概是万历皇帝想要收回自己当年自己亲自下诏的恩赏吧。
  
  谁让万历皇帝直到临终的时候,一直都是个宝宝呢?
  
  万历宝宝年轻的时候,以为张居正管得宽,张居正死后第四天,就开始清除张居正余党,慌忙的换了个晋党张四维做首辅,开始对张居正清算。
  
  结果咧,万历前十年,才是万历皇帝这辈子,过得最舒心的十年。
  
  亲政万历宝宝不到两年半,万就被朝臣们气的肝火反复发作,万历十三年正旦大朝会,都未能参加,此后余生,万历宝宝一次正旦大朝会,祭祀江山社稷,祭祀宗庙,他都缺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