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九十五章 春秋自有公断

第九十五章 春秋自有公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锦衣卫京营二十六卫,勋戚累年恩封,是勋戚的地盘。”
  
  “城中的群小家人,盘根交错,明公经年累月,那是明公的人。”
  
  “城外山魈黑眚,是迁富户近百年的经营,还有邪魅作祟,隐于山林民舍,不知凡几。”
  
  “建奴所图之大,绝非偏居一偶,此次建奴、勋戚、明公、富户、邪魅联手,皇叔不必如此心急。”张嫣还是劝了一句,虽然知道大明皇帝决定好的事,她再怎么劝说,也是白扯。
  
  “朕退一步,他们就会进一步,大明已经退了太多次了,已经退无可退了。”朱由检摇头,还是决定出巡。
  
  等过完年,大明的皇帝要收拾陕西的烂摊子,浙江的盐商,就这两件事,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和明公们绕来绕去,其实无聊。
  
  “韩爌还是称病不肯归京,东厂的番子上门,他就上了不入仕的奏疏,看来是打定主意不蹚浑水了。申时行倒是进京了。”张嫣忧心忡忡的说道。
  
  申时行?
  
  万历皇帝在大明朝绝对不属于明君行列,也就是比扣门天子朱祁镇高一个档次罢了。
  
  就从他在张居正死后,抄了张居正的家,废了张居正所有的政策来看,就造成了两个后果,一个是人亡政息,另外一个是求荣得辱。
  
  万历皇帝当年想要立现在的福王朱常洵为太子,他想废长立幼,被众大臣极力反对,首当其中的就是张居正当年的副手,申时行。
  
  申时行极力反对万历皇帝废长立幼,皇帝与朝臣们的这段冲突,被称为国本之争,而申时行是其中的获胜者,他封驳了皇帝的圣旨,确定了朱常洛的太子之位。
  
  此时申时行进京,让朱由检闻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他眉头一皱的问道:“他来干什么?”
  
  王承恩低头说道:“说是亲自押解白粮入京,浙江巡抚在浙江试点摊役入亩,申时行这个明公哪怕是进士及第,也是有役在身。”
  
  “不过坊间都在传,申时行此时回京,是怕有人给福王招魂。”
  
  给福王朱常洵招魂?
  
  福王朱常洵活得好好的,再过十四年,福王才会被李自成从洛阳的王宫里拉出去,和梅花鹿一锅炖了,弄一桌福禄宴,现在这才天启七年十二月,还未改元,这怎么就给福王招魂了?
  
  不过朱由检很快就懂了王承恩在说什么。
  
  大明朝的皇帝和明公的矛盾如此的明显,远在浙江的申时行都知道了此事,自然是要进京了。
  
  谁最害怕福王朱常洵登上皇位?
  
  申时行。
  
  因为当初是申时行,斗倒了万历皇帝,别了万历皇帝十五年的劲儿,才确定了朱由检的父亲,朱常洛的太子之位。
  
  朱常洵要是得登大宝,他申时行第一个落不到好去。
  
  “还真是应了那句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啊,朕记得前几天,申时行还上了奏疏,说朕没有废了南直隶的织造办,是祸国殃民之举,而不督促浙江巡抚停止摊役入亩,是枉顾民情,这就进京稳定局势了?”
  
  朱由检皱着眉头看着大明京师的二十多个坊市,语气有点阴森的问道:“是谁在给福王招魂?”
  
  “暂时还不清楚。”王承恩胆战心惊的说道。
  
  万岁爷这是生气了。
  
  “所以说,朕的锦衣卫和东厂都不知道的事,但是申时行远在浙江外就听到了传闻。”朱由检嗤之以鼻的说道。
  
  “臣无能。”王承恩感觉到了自己的血液在倒流,俯首说道。
  
  “这不怪你。”
  
  朱由检并不打算怪罪东厂,事实上,锦衣卫主外,东厂主内,因为宦官和文官不合,那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宦官很难和文官尿到一个壶里去。
  
  但是锦衣卫不一样,锦衣卫里世袭的了多少千户、指挥同知、都督?这些本来应该是大明皇帝拥趸的家伙,却和大明的明公们狼狈为奸。
  
  朱由检稍微思虑了片刻,说道:“让田都督把南镇抚司查办一下,田秀英的父亲田弘遇,褫夺吧,也不用回乡了,闭门谢客六个月,自我反省吧。”
  
  其实上次王承恩提到了田弘遇阻拦抽调身家清白的良人,前往勇字营担任校尉军将的时候,他就有点疑惑。
  
  现在看来,锦衣卫内部有一股力量在故意拦截消息,否则大明的鹰犬,嗅觉连个老头子都不如?
  
  田尔耕是个人,他当初干掉了骆思恭,才登上了锦衣卫左都督的头衔,提督北镇抚司和锦衣卫诸将。
  
  而现在骆思恭的儿子骆养性,还在南镇抚司担任南镇抚司佥书。
  
  这是田尔耕的政敌。
  
  洪武年间,骆养性的八世祖骆以诚,就已经跟着朱重八起兵,落籍于燕山中护卫。
  
  而第二世的骆寄保、骆寄善两兄弟,跟随燕王靖难,相继被授予济阳卫正千户。帮着燕王梳理了锦衣卫,带到了北京城里。
  
  而后三、四、五、六、七世,都是锦衣卫指挥同知或者都指挥使。
  
  骆家,已经掌管锦衣卫高达两百余年,世世代代都是锦衣卫的头号人物,此时短暂的被田尔耕压制,但是锦衣卫上下军户们,其实心里对骆养性是否能够担任锦衣卫左都督,都抱有观望的态度。
  
  就比如说,现在在昌平有一村寨,进门的牌额上,就写着“锦衣总宪”,这就是骆家的村寨,因为整个村寨的耕田,都是骆家的地。
  
  骆家,是真正的锦衣卫世家。
  
  而锦衣卫的世家,到了清朝逆风直接投了,骆家对的起大明朝供养的两百年吗?
  
  【五月初一日,闻清军大兵至,臣于初二日早即传官旗百姓,开门献城,出郊迎接叔父摄政王驾。臣率领锦衣卫官校齐备驾仪,伺候叔父摄政王(多尔衮)陞殿,臣当即投诚面见。】(出自顺治二年十一月,骆养性的《为申明臣功以明心迹疏》。)
  
  骆养性摇身一变,成为了清朝的天津总督后,收集海舟、招抚土居、安神流寓、惠通商贾、安抚人心,而后又请旨,豁免明季加派钱粮,止征正额并火耗,被多尔衮称赞:【我国家万年有道之长,实基于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