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七十三章 大明水师怎么这么强?

第七十三章 大明水师怎么这么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历史在宏观上,在各方各面绝对是螺旋上升。
  但是到了具体的细节上,开历史倒车的现象,比比皆是。
  比如大明造船史,大明的官营造商船的技术,就停滞在了刘大夏毁掉大明宝船资料的那一天。
  虽然大明民间造船业,又发展了百年的时间,但是其技术,依旧以永乐年间,最为鼎盛。
  因为当时的大明朝,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造船业在七次大航海中,一次次的迭代,造成和航海技术的跃迁式发展。
  虽然刘大夏这个在青史中留下芳名的士大夫,毁掉了大明宝船的图纸,但是大明的战座船的图纸,刘大夏可没什么机会触碰。
  而且大明战座船的技术,并非停滞不前,正在向舰队的规模发展。
  比如在隆庆年间,爆仓下水的二十四艘过洋极大巨舰,就是以舰队的形式下水,每艘巨舰至少配有十艘以上的四百料大福船,二十艘二百料的小福船,网梭船、鹰船、连环船、子母船近百艘,还有不计入大明船只统计的赤龙舟、苍山舟、车轮舸、海沧舸等等。
  而大明舰队,在大明最鼎盛时期,在册的小福船、大福船、巨舰、封舟等战舰就有三千八百余艘,配套的巡船(侦察舰)也有一千余艘。
  新江口港拥有超过近万余护洋巡江的警戒执船和传令船,这些功能性船只,压根不纳入大明官方统计口径。
  郑和当初的远洋舰队,以宝船为主,宝船多数都是商船,而战船每次随行护航最高的时候,也只有不到五百余艘。
  而南京龙江船厂可是大明宝船和战座船的生产基地,在战舰上,龙江船厂的图纸意义重大。
  因为这代表着大明水师的最高武力,在大明官方商运活动停止后,大明战舰,并没有停止发展。
  万历二十二年,露梁海战,大明大获全胜。
  天启二年、天启四年期间,荷兰舰队,侵入澎湖,大明水师两次击败了荷兰舰队,东印度公司七艘大型战舰被击沉,数百艘商船被俘虏。
  大明如此强大的海军力量,其背后还有一整套的海军管理模式在支配,其思想依旧是世界领先的水平。
  大明的战舰,火器的使用率大约有五成作用,而后在戚继光和俞大猷的改革下,又进一步升华。
  正式成为【以大铳胜小铳、以多船胜寡船、以多铳胜寡铳】讲究火力压制的大明舰队。
  而这一切,都在这本《龙江船厂志》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朱由检拿着落满灰尘的龙江船厂志,翻动了几页,又将配套的二十八套船图,琢磨了半天,想起了后世看武侠小说里的一句话。
  真正最高的武学,不在江湖,不在邪道,也不在名门正派的高塔之中,而是在正统权力的巅峰之处,被束之高阁。
  当时看这句话,朱由检那些记忆里,只有这句话很炫酷,当《龙江船厂志》的图纸拿在手中的时候,他才切实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可惜,这本书,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明天我跟王伴伴说一声,让打扫的内侍宫女,把书架小心打扫一下,把西暖阁整理一下,把西暖阁做成书房。堆在这里,内侍宫女也不好随意进出打扫。”张嫣看着那一层灰,想了想提出了一个建议。
  朱由检如获重宝一样捧着手中的书籍说道:“西暖阁改御书房可以,但是这些书,不要动。朕怕打扫的宫宦手脚没有轻重,把书都给毁了。”
  他手里这本《龙江船厂志》,除了书籍本身内容以外,还有嘉靖皇帝、隆庆皇帝、高拱、张居正等重臣的笔记注释和印章,这些笔记更是这本书蕴含的无上价值。
  《龙江船厂志》,嘉靖三十二年成书,嘉靖年间、隆庆年间,这本书上的笔记极多,可是到了万历年间,历经四十余年,皇帝将其束之高阁。
  一直被放到天启年间,已经过了五十多年未曾有人翻动,这长期没有打理,氧化极其严重,朱由检这翻看的功夫,就差点弄坏书页。
  所以他才不想让宫人去打理书籍,万一这书架上还有什么宝藏,未曾发掘,被宫人毁去,岂不是可惜?
  张嫣听闻,看了两眼《龙江船厂志》就知道万岁在意的是上面的笔记,她笑着说道:“官刻坊里还有当初做的雕版,当时手抄本进京后,嘉靖皇帝爱不释手,就命官刻坊做了雕版,若是皇叔不舍得手中这本,就官刻一套赠予郑芝虎就是。”
  “给郑亢,郑芝虎那个蠎二,别顺手当了厕纸,才是麻烦事。官刻时多印几套,给工部每人发一本,给朕也送一本,朕把这本上的笔记和注释重新誊抄一遍。”朱由检不由得点头,顺便扬了扬手中的书。
  张嫣一听这话,脸拉了很长。
  政事繁忙的大明皇帝,要是再加上誊抄笔记,这又是天天熬大夜,肯定会徒惹后宫非议。这才刚安生两天的大明皇宫,又要起波澜了。
  “下午讲经的时候,让讲经的士大夫不用过来了,朕誊抄这个。”朱由检当然知道张嫣在计较什么,稍一寻思,就将讲经的时间给去了。
  本来当初批准讲经时间,是为了下午休息,既然有正事做,那自然用不着讲经了。
  “皇叔是大明皇帝,那自然皇叔说了算。”张嫣有些无奈的点头说道。
  朱由检依旧在思虑大明海军的未来。
  其实大明的水师,哪怕是到了崇祯年间,依旧保持着极强的战斗力。
  崇祯六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和刘香海盗联军,侵入了金门料罗湾,建立了数座城堡,荷兰印支殖民总部派遣了九支以两千吨、吃水八米的旗舰战舰——盖伦船所率领的舰队,刘香海盗和荷兰印支殖民总部组成了联军。
  大明水师在郑芝龙的率领下,一破之于石尾,再破之于定海,三破之于广河,四破之于白鸽,五破之于大担,六破之于钱澳,生俘荷兰红毛番百余人,刘香溺死广东结束。
  海战生俘,肯定是压制性的胜利,才会有生俘的可能。
  而后在崇祯九年、崇祯十二年,荷兰人屡次骚扰,都被郑芝龙所打败,闽海王威名远播,自倭国至麻六甲都得购买“闽海王”令旗,才可通行。
  【舶不得郑氏令旗,不能往来。每—舶例入三千金,岁入数千万计,芝龙以此富敌国。】
  这些钱,有一分一厘的银子,落到了大明国帑或者内帑手中吗?
  没有。
  这就是症结所在。
  郑芝龙现在频繁骚扰福建、浙江沿海地区,但是每次都是严厉执行【禁侵掠,放还所获军将,每战胜,追奔,辄止兵】的战略,其实目的,就是逼迫大明朝招降他,他好利用大明朝的大义,去做事,获得大明官方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