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三十七章 大明皇帝的愤怒

第三十七章 大明皇帝的愤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明朝的宦官可不是鞑清那种听墙根的宦官,晨钟之前,暮鼓之后,宦官连乾清宫门都不能踏进来,陈德润的这个行为,显然违制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陈德润在通过践踏皇权,提高他自己的威信。
  “万岁爷忧心国事,懿安皇后吩咐臣不要声张,他也没有闯进去,说不要让万岁爷费神。”王承恩看着万岁的脸色都变了,说的更加小心。
  朱由检手中的奏疏已经被握成了一团一团,他抬头冷漠的看了一眼王承恩说道:“所以,乾清宫的安全,一直是陈德润负责。所以,她不让你说,怕乾清宫不够安全是吧。”
  “所以,那天,朕随意的说了她一句,她就哭了一整天。”
  “她觉得委屈,但是新帝刚登基,也不想朕陷入一团的麻烦当中,她是大明的皇后,母仪天下,本来是那天上的凤凰,却就要忍受着陈德润这种无耻之尤,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行为。还嘱咐你不要说。”
  “是。”王承恩小心翼翼的说道:“魏珰被抓的那天,陈德润就放出话来,要让张嫣做他的对食夫妻。”
  朱由检盯着王承恩说道:“王伴伴,我家皇嫂长得很漂亮,对吧,现在又寡居了。而朕现在内外交困,朝臣们如同貔貅一样只进不出,还有光禄寺卿送毒茶汤进献,朝中万事千头万绪。”
  “是。”王承恩从来没见过朱由检这种冰冷的神情,小心的回答了一句。他感觉从尾椎骨升起了一股彻骨的寒意,那是何等的冰冷。
  “现在乾清宫的宫宦是不是都换成了信王府的旧人?”朱由检歪着头问道。
  “是。”王承恩想了想说道:“万岁爷,除了懿安皇后身边的几个近侍的宫女以外,其余宫宦皆为信王府之人。臣既然跟万岁爷说这件事,就是有万全的准备。万岁爷知道,臣虽然不是很能干,但是还算谨慎。”
  “皇嫂对他怎么看?这个陈德润?不堪其辱?”朱由检眼角一挑问道,张嫣毕竟寡居,她若是有心,朱由检作为皇帝,其实并不太好说什么。
  “是。”王承恩琢磨了一下说道:“确切的说,不胜其烦。”
  “把他给我叫来。”朱由检将奏疏放在了桌上,眼角在乾清宫巡视了一遍,瞥见了雁鱼长信鹤宫灯。
  朱由检站起身来,看着长揖的陈德润,冷冰冰的问道:“魏忠贤死后,你放出话来,说要让懿安皇后做你的对食夫妻?”
  陈德润显然没有听出皇帝的这话的冰冷,谄媚的笑道:“万岁爷这说的哪里话?臣万万没有说过这句话,都是谣传罢了。以讹传讹,传的久了,就是真的了。”
  “张皇后是天上的人,臣不敢奢求,嘿嘿,不敢奢求。但是万岁爷若是肯,臣肯定会伺候张皇后的。”
  “你是魏珰的人?”朱由检让陈德润抬起头来,眼神中带着看死人的神情。
  陈德润点头说道:“承蒙万岁不弃,现在臣是万岁的人了。”
  “你今天早上是不是擅闯宫闱,懿安皇后还未起床,你就径直往里面闯,若不是宫女拦住了你,你就闯进去了?”朱由检活动了下身子骨,将配在腰上的佩剑拔了出来。
  这是当初午门入宫的时候,他挂在身上的佩剑,当时田尔耕未解掉他的佩剑,他才入的宫门。
  一直剑不离身,除了登基大典以外一直带着。
  “臣罪该万死。”陈德润瞬间听明白了,恶毒的看了一眼王承恩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说道:“臣罪该万死,请陛下赎罪。”
  “站起来,把你的腰剑拔出来。”朱由检终于活动好了身子骨,冷笑着把陈德润拽了起来,用力一个头槌,碰在了陈德润的脑门上。
  朱由检厉声的说道:“把腰剑拔出来。”
  “臣不敢。”陈德润低着头,颤抖的说道,门口就是两个大汉将军,王承恩就站大明天子的身后,他要是拔出佩剑,那死就是眼前的事。
  朱由检眉头一挑,冷笑着说道:“是不敢,不是没有?带着腰剑是吧,懿安皇后懿旨,八月二十三日,宫中翻找兵戈,把所有的佩剑都收了,你还带着腰剑,不简单呀,陈德润,朕怎么早没看出来呢?”
  “求万岁开恩,求万岁开恩。”陈德润如丧考妣一样的又要跪下。
  朱由检拽着他就是一拳轰在了他的眼眶上,砰砰又是两拳,砸在了陈德润的鼻梁上。
  他这副身子骨可不是弱不禁风,张维贤时常入宫教朱由检些拳脚刀剑的功夫,张维贤是个粗人,总觉得的大明的天子、王爷,只会死读书,那成不了大器。
  朱由检骑马就是张维贤教的,能把马起的稳当,长途跋涉的人,下盘都稳。
  陈德润并不是没有反抗,被重锤几下之后,开始还手,朱由检躲了几下,也挨了几下,瞅准陈德润的破绽,一个膝撞顶在了陈德润的腹腔,用力之大,受力的陈德润如同一只受惊的虾一样,蜷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
  朱由检抬起了自己的脚,用尽了力气,一脚踩在了陈德润的后脑勺之上。
  “咚!”
  一声巨响传来。
  朱由检晃动着脖颈,看着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陈德润,抄起了刚才看好的雁鱼长信鹤宫灯,举得极高,又猛的落下,砸在了陈德润的后脑勺上。
  陈德润如同西瓜被砸开了一般裂了一地。
  朱由检大声的喊道:“大汉将军何在!将这人拖出去,埋了吧。王伴伴,搜下他的身,剑履及殿,他陈德润,想做什么!”
  王承恩带着几个宫宦将陈德润拖了出去,随后宫人们带着水盆和布绢,将地面擦的极为干净。又散了些香精,让血腥味不那么浓重。
  张嫣听到了动静,已经从偏殿,穿着薄薄的纱衣飘了出来,刚好看到了朱由检高举着青铜宫灯砸死陈德润的一幕。
  王承恩瞥见了张嫣的一袭纱衣的裙角,用最快的速度低下了头,处理着地上血迹,陈德润刚死,他可不想被万岁爷提着宫灯给砸爆脑袋。
  刚把正殿弄干净,他人就溜的无影无踪。
  “去拿点红花油和云南白药去,取干净方巾和热水来。”张嫣摇头对着身边的宫女说道。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只要一个物体对另一个物体施加了力,受力物体反过来,也肯定会给施力物体施加一个力。朱由检发了疯一样揍了陈德润,激动之下,整个手都在抖,还滴着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