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三十一章 把狗骗进来杀

第三十一章 把狗骗进来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蓟门就是蓟州,之所以叫做蓟门,乃是当初的平倭大将戚继光的说法。
  倭寇平了,蒙兀就成了大明的心腹大患,而从浙江、福建平倭进京的戚继光,开始了主持蓟门防务,善战者无赫赫之名。
  戚继光在蓟门的十几年时间里,蒙兀没有一次胆敢寇边。
  后来大明朝的文武皆沿用这一说法,蓟门,蓟州乃是大明京师的命门。
  建奴想要破开长城,必过蓟府四城。
  “那就拜托孙帝师了。”朱由检由衷的说道。
  蓟门栓条狗,崇祯二年的己巳之变,就不会满盘皆输!
  己巳之变,直接让大明这个接近腐朽的王朝,彻底病入膏肓。
  而现在蓟门去了孙承宗,终于让朱由检由衷的松了口气。
  孙承宗这个东林的党魁,是魏忠贤给逼得,他从来不掺和到党争之中。叶向高致仕以后,东林将孙承宗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最后被魏忠贤逼迫,被迫致仕。
  孙承宗同样是袁崇焕的坐师,但是魏忠贤逼迫孙承宗致仕的时候,袁崇焕给魏忠贤在辽东修了座生祠。
  “那么袁都督,你官复原职,继续任辽东经略,满总兵,继续前往了辽东担任总兵一职。王之臣继为督师,不知道袁都督意下如何?”朱由检笑着说道。
  “臣领旨。”袁崇焕心有不甘,他寄希望于五年平辽的暴论,能够满足年轻天子心中对收复失地、大胜特胜的野望,进而换取皇帝的支持,但是皇帝却对他的五年平辽置之不理。
  但是这个天子成熟的有些过分了。
  对于辽东战局的理解,和他这个常年征战在关外的大将,不遑多让。
  朱由检对袁崇焕的印象并不算太坏,他是以文官转为武将,他是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现在却做了督师,也多次率领了关宁军打败建奴的入侵。
  宋朝重文轻武,大明朝是以文制武,转为武将,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袁崇焕这个人用好了,是一个极好用的人才。
  朱由检用力的拍了一下袁崇焕的肩膀,继而说道:“朕知道袁都督的内心想法,王之臣督师辽东,与你有些冲突,而且你也瞧不上毛文龙,但是不要将这种个人情绪,带到抵御建奴之事上来。以国事为重,皇兄罢你的官,就是让你记住此事。”
  “袁都督当为我大明蕲王!朕对你抱有厚望!”
  朱由检所说的蕲王,是南宋的七名异姓王之一,韩世忠。
  北宋末年时,金国二太子完颜宗望破了开封府,劫走了宋徽宗和宋钦宗和大宋数千皇室北狩,宗泽任东京留守,阻止了近两百万的义军,组织收复失地。
  宗泽三声疾呼“渡河”病逝之后,杜充任了东京留守,烧毁了所有宗泽留下了的决胜战车,解散了义军,随后完颜宗望再次南下,杜充掘开黄河口望风而逃。
  南宋开国皇帝完颜构,不仅没有追究杜充失土之责,还给了杜充宰执和江淮防线的指挥权,杜充任江淮宣抚使,镇守建康(今南京)。
  完颜宗望绕开黄泛区,继续南下,杜充投降完颜宗望,江淮防线彻底崩溃,完颜宗望兵逼临安,搜山检海抓赵构。
  此时坐镇镇江的韩世忠,直接溜了,坐看赵构被搜山检海无动于衷。
  而后韩世忠在江阴兵分三路,阻击由金兀术,也就是完颜宗弼率领的十万金军,以八千兵马围困十万金兵在黄天荡整整四十八天,韩世忠打下的黄天荡之战,乃是宋金之战的转折点,彻底打破了金人主力不可战的神话。
  再配合上岳飞收拢建康残兵败将,接连拿下牛头山大捷、收复建康,才让完颜构从海上漂的尴尬局面中缓过神来。
  此时的大明也面对这样的窘境。
  萨尔浒之战中,杨镐十二万兵马围剿努尔哈赤,惨败。沈阳、辽阳尽失,就在刚刚拿下沈阳那一年,努尔哈赤就在沈阳定都,骑在大明的脸上羞辱大明。
  广宁之战中,王化贞十四万兵马,被努尔哈赤一个冲锋,给灭的七七八八,惨败。广宁丢失,蒙兀诸部只能西进,辽东半岛尽丧敌手。
  天启五年,努尔哈赤攻打宁远城,时任辽东经略的高第,要袁崇焕弃守宁远城入山海关,彻底放弃关外之地,袁崇焕不应,在宁远城炮轰努尔哈赤,拿下了宁远大捷。
  天启七年,努尔哈赤已死,黄台吉继三尊佛之首,大肆入侵朝鲜之后,觉得上了袁崇焕的当,就转头攻打正在修缮的锦州城,袁崇焕再次击退了黄台吉的进攻,拿下了宁锦大捷。
  和韩世忠的黄天荡之战一样,袁崇焕的两次胜利,一次导致了努尔哈赤的病逝,一次导致了建奴兵峰受挫,打破了建奴不可战的神话。
  所以朱由检对袁崇焕的期望,就是袁崇焕能做大明朝的蕲王。
  “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臣定不辱君命!以死尽忠!”袁崇焕一听大明蕲王慷锵有力的说道。
  朱由检挥了挥手,让王承恩拿来了火盆,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封书信,笑着说道:“袁都督,你看这是什么?黄台吉送来的,说是你袁都督写给他的信。”
  袁崇焕面色大变!
  朱由检拿起了几封书信笑着说道:“黄台吉说,你在书信中称其为皇帝,还有议和贩卖火炮等事,朕万万不信。否则袁都督怎么能不知道建奴有了火炮之事呢?还有呀,黄台吉还说,毛文龙与他们勾勾搭搭说不清楚,又是降表又是书信,啧啧。”
  “看把他黄台吉能的,感情天下所有人都通金了不成?朕要不要念几段给袁都督听一下?”
  袁崇焕猛地摇头,他派出了悼念团去查看努尔哈赤是否真的死了,书信里的内容,但凡是公之于众,那他袁崇焕有没有命活着走出北京城都是个问题。
  朱由检看着袁崇焕的模样笑着说道:“黄台吉一蠢儿!几封书信就想把我大明左膀右臂给尽数摘了,以为朕和他一样吗?今天,当着袁都督的面,把这几封书信,尽数烧去,袁都督竭尽所能,为我大明尽忠就是。”
  朱由检将书信投入了火盆之中,在水合炭的烟火之中,化成了灰烬。
  烟尘起,众人仿若是看到了当初曹操当众烧毁部下暗通袁绍的书信。
  官渡之战中,袁绍攻打许都,曹操手下文臣武将皆数与从袁绍暗通曲款。曹操打败袁绍后,发现了书信,荀攸说:可逐一点对姓名,收而杀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