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三十章 辽东局势

第三十章 辽东局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找人问政。
  文渊阁的那群大学士吗?
  朱由检对他们一万个不信任!找他们商量还不如自己独断朝纲来的可靠。真的听明公们的话,哪天被明公们卖了都还在给他们数钱。
  司礼监那些秉笔太监们?
  做内侍是要去男人根的,但凡是有立锥之地的男人,会进宫做内侍?魏忠贤可是赌的把自己蛋赌没的人,能从这些秉笔太监们口里问出什么策来?
  朱由检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让张嫣到了正殿问策。
  “倒是皇嫂要受些委屈了。”朱由检满脸的担忧说道。
  对于张嫣本人来说,她参与政事,要面临极多的压力。好处却没多少,天启七年二月,七个月前,她的父亲张国纪被赶回河南开封老家,至今未曾召回。
  “万岁,太子太保袁可立、兵部尚书孙承宗、辽东巡抚袁崇焕、总兵满桂在殿外候着。”小黄门匆匆的跑了进来,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懿安皇后的位置。
  朱由检点头说道:“宣。”
  张嫣刚刚坐下,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这几个人的名字,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一看就是要商量辽东大事!她带着惶恐,就准备起身前往偏室。
  大明皇宫可从来没有后妃干政直面朝臣,她露了怯。
  朱由检挥了挥手示意张嫣坐稳,笑着说道:“莫慌,若经历此事,皇嫂还是不肯,朕当不强迫皇嫂参与政事。”
  “臣袁可立、臣孙承宗、末将袁崇焕、末将满桂,参见万岁。”几个大臣上殿之后,先是拱手行礼,随即看到了张嫣坐在旁侧,惊疑不定的互相看了看,再次俯首说道:“见过懿安皇后。”
  “诸位爱卿坐,王伴伴,把织造局织好的辽东堪舆图抬过来。”朱由检示意王承恩把辽东地图抬了过来。
  堪舆图正好挡住了朝臣看到懿安皇后的御案,而朱由检也走下了三阶月台,坐到了堪舆图之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朕先说,太保可有异议?”
  白发苍苍的袁可立看着精神抖擞的万岁,摇头说道:“臣不敢。”
  “太保辛苦了。”朱由检客气的说道,看着略显老态的袁可立,一时间有些五味陈杂。
  在鞑清刚入关那会儿,袁可立的地位和岳飞等同,遭到了鞑清的封杀!
  甚至袁可立这位四朝元老,五世恩荣的大明肱股之臣,在鞑清无骨文臣编写的《明史》中,未曾留下只言片语。
  顺治、康熙、乾隆三代百年时光,文字狱的大规模的封杀,任何有关袁可立的记载,都有被凌迟的危险,鞑清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抹去袁可立的存在。直到清末民初的时候,这种封杀的效力依旧存在。
  但是袁可立这块磐石足够的坚毅和沉重,哪怕是动用再多的人力物力,想要彻底抹去这样的历史印记,都是痴人说梦一样的存在。
  就像是秦桧在岳飞死后,做了十三年的宰相,和他的义子大肆篡改史料,大兴诏狱,想要把岳飞的罪名彻底坐实,到秦桧死的时候,岳飞的罪名依旧是莫须,有。
  然后岳飞一朝平反,那些秦桧苦苦寻觅而毁不掉的功绩记录,又浮出了水面。
  他们璀璨的功绩,历史并不会被遗忘,可能会短暂的蒙尘,时间有长有短。但是总会有人追溯真相,寻找这些脊梁。
  当历史的印记,和面前这个带着几分和蔼、慈祥的老人,合二为一的时候,朱由检不禁有些恍惚。
  “万岁?”袁崇焕跃跃欲试的问道。
  朱由检才猛地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朕无碍。”
  朱由检指着地图上沈阳说道:“年初,蒙兀可汗虎墩兔憨(林丹汗),率领蒙兀诸部开始筹备西进,派出了喇嘛前往沈阳和黄台吉谈判,谈判过程中,奈曼、敖汉诸部通款建奴败露,虎墩兔憨率兵讨伐消息刚出,两鄂托克四部投靠建奴。”
  “五月初,蒙兀开始西进,西进途中,林丹汗和土默特部、鄂尔多斯部和喀喇沁部三部联军大战,大获全胜,三部却投了后金。前几日,乃蛮部投了大明,督师王之臣收留乃蛮部众人。”
  “现在,我大明已经尽失关外之地,甚至连蒙兀这一左膀,都已经名存实亡了。太保你可有异议?”
  袁可立摇了摇头,其实在路上他就已经看了战报,才知道蒙兀已经西进的消息。
  “孙帝师以为如何?”朱由检转头问着孙承宗,面色极为严肃。
  孙承宗叹气的说道:“自此以后,我大同、宣府、燕山长城,皆在建奴的兵峰之下,而对方随时可以破关而入。”
  袁崇焕皱着眉头看着堪舆图问道:“万岁,建奴没有火炮,如何破关?他们未有攻破宣府,才有入关之忧虑。”
  “他们有。”朱由检斩钉截铁的说道:“建奴此时已经装备了火炮,并且随时有可能破关。”
  “消息来源呢?”袁崇焕奇怪的问道。
  朱由检总不能说二十六个月后,建奴就会破关而入了,他摇头说道:“朕说他们有,就是有确切的情报来源,袁都督是在质疑朕?”
  “臣不敢。”袁崇焕赶紧噤声,不再言语。
  都说是崇祯五年毛文龙三大将叛逃后金,后金抓了大明火器之王孙元化之后,才有了火炮。
  那怎么解释建奴在崇祯二年就破了长城防线?
  建奴直接攻破了大安口、龙井关、洪山口三处,接连攻破遵化、三屯营、通州、张家湾、永平、迁安、滦州这些城池。
  建奴难不成骑着马带着人飞过的长城,飞过了三丈高的城墙,飞进了城里不成?
  还是在破口入关之时,建奴还带着大量的攻城器械?他们不到二十五天,十万大军跑了四百多里,带着辎重是怎么跑出这样的速度?
  还是在崇祯二年,大明的军卒就已经知道了大明必亡,直接投降?开城门给鞑子杀个痛快?
  “说完了左膀,我们再来说说右臂。”
  朱由检手里的深栗色的桃木杆,再次戳了一下朝鲜的位置叹气的说道:“万历四十六年,在萨尔浒之战中,我大明的龙虎将军老奴酋,在举七大恨正式反叛之前,至少四次致书给朝鲜王光海君,离间朝鲜与我大明的关系。这方面,朝鲜在朕登基这半个月多的时间里,送来一些国书咨文,都在这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