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二十九章 深海卤水

第二十九章 深海卤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为什么不早说?!”朱由检看着王承恩吞吞吐吐的模样,就是火气不打一处来。
  王承恩擦了擦额头的汗,小心翼翼的说道:“万岁爷也没问呀,我一直以为万岁爷知道此事,臣去广平府接王徵,回来就督办这提督宫禁的事,臣以为懿安皇后跟万岁爷商量好了。还有几次,臣给了万岁城门戍卫调动、巡防和火夫的奏疏,万岁爷也是批了红。”
  朱由检是想起来了,他的确是批复过几分司礼监送来的宫廷戍卫的奏疏,当时他还奇怪,为何没有张嫣的落款。
  “王伴伴,明天给懿安皇后做点好吃的,再去吩咐采买的内侍,把那个什么阳澄湖八宝六珍弄一桌。”朱由检打开了手中的奏疏,面不改色的批阅着手中的奏疏,连朝臣们的阴阳怪气都顺眼了几分。
  有一说一,文采是真的好。
  当然,这本奏疏毫无意外,又被朱由检扔到了垃圾框里。
  他之所以没有弄八宝六珍也不完全是为了省点钱,御膳就他朱由检,周婉言、张嫣三个人,弄那么多都是铺张浪费。
  自乾清宫前,掀开轿帘的时候,他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信王了,对于铺张浪费,他觉得甚是可耻。
  但既然要皇家体面,给她体面就是,又费不了几两银子。
  王承恩将装满的垃圾筐拿到别处,换了个新的筐说道:“今天懿安皇后没动黄蟹,额头点着朱砂,应该是天葵来了,这等发物,多半是吃不得。臣准备点红糖姜水吧。”
  “天葵?点朱砂是天葵。朕忘了这茬。”朱由检点了点头,随即愣了一下,她要皇家体面,是给她自己要的吗?还是内心对自己出身清贫的一种忌讳莫深?
  次日的清晨,休息了一晚上的张嫣再次恢复到了往日的神采飞扬,鲜红色的朱砂在张嫣的眉间飞舞,似乎是想到了昨日醉酒的窘态,她甚至有一些不安和躲闪。
  “你昨天在正殿可不是这样,要是有把刀,似乎是要把朕一刀捅了一样。”朱由检心情极佳,尤其是袖子里的奏疏,让他极为安心。
  张嫣低着头看着脚尖,不安的搓动着脚,像极了犯错的小学生在老师面前的模样,她不安的说道:“我昨日失态了,万岁莫要怪罪。”
  朱由检摇了摇头,往前走了两步,忽然狂笑起来,昨天那个强势到令人侧目的懿安皇后,和今天这个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的张嫣,是一个人吗?
  “你还笑!”张嫣一跺脚跟了上去,朱由检的笑声越大,她的耳根子就越红,昨日虽然酗酒,但是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还在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她当然知道自己昨日有多失态。
  朱由检停下了狂笑,打开文华殿的大门之前,低声说道:“多喝点热水,朕让王承恩给你熬了红糖姜茶。”
  王承恩立刻闻琴而雅意,满面春风的说道:“万岁爷,昨天特意吩咐过的,乾清宫小厨都已经熬好了,下了朝就可以用了。”
  张嫣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大明天子,虽然看起来薄凉寡恩,终究不是无情无义。
  九月初十,来自塞外的风,会趁着暖风不注意的时候,陡然出现在关内,带着凌厉的寒气,吹掉了挂在枝头的枯叶,人们终于意识到寒冬将近。
  大明的西山,已经被枫树林染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而在这片红色的海洋之中,西山煤局早就在五更时,就开始了一天的繁忙,涂文辅和徐应元擦着额头的汗,将肩上的木构撑放在了煤窑之前。
  “待会儿孙传庭要过来,你跟窑民们说了没有?不好的话不要说,捡能说的说。”徐应元拍了拍手里的灰,随意的抿在衣服之上。
  涂文辅点了点头说道:“叔,我可都交待了,不过孙传庭的民望,比咱俩可高太多了,窑民们不见的听咱的,听天由命吧,希望东林党的明公们少上点弹劾我们的奏疏。”
  “可能吗?”徐应元一听这话,摇头苦笑的说道:“咱们可是断了人家一大笔财路,断人财路,杀人父母呀。勋戚、明公、富户恨不得吃了咱们俩。”
  涂文辅一听乐呵呵的说道:“一斤肉七两膘,他们要是不嫌腻歪,尽管拿去好了。其实叔,咱们也没啥好怕的不是?这几座山的窑一眼望去都这个样子,咱们不怕窑民说,净军都干活了,孙传庭能挑到多少理来?”
  涂文辅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是依旧止不住的担心,只不过比孙传庭来的更早一些的是工部的特进右侍郎王徵,这两天不仅仅是升官,还得到了他的教父宋玉函的谅解。
  要知道他娶了那房小妾生的两个孩子,可是让两人很久都没有在一起有过任何的学术交流,得益于大明皇帝赐下的工部座卿,宋玉函等人终于是谅解了大明朝臣纳妾的行径。
  这违反了他们教会的十诫,按理说是应该驱逐出教,但是既然大明皇帝都已经从中调和,这些传教士也都是些很务实的人。
  “王侍郎,一早就听到喜鹊叫,咱家都猜到了有贵人临门,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徐应元乐呵呵的迎上去了,这位可是王承恩亲自前往广平府接来的特进右侍郎,他的手已经伸到了王徵的袖子,准备把准备好的银票送上。
  王徵推开了徐应元递过来的银票摇头说道:“咱们都是万岁的人,不来这套,万岁知道了,咱们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你们这个记工,也就这十多天,以后就会以斤论薪对不对?万岁说年底的时候,户部尚书毕自严就会来盘账,让我用这个给百姓们生点法子。省的咱大明的百姓被你们给坑了。”
  “你看这是什么?”王徵摁了两下手里的计数器,笑眯眯的说道。
  徐应元一脸尴尬的收起了手中的银票,他塞了好几次,王徵死活不收。他也没办法。听到王徵说话,徐应元脸色就一拉,略带几分忿忿的说道:“看王侍郎这话说的,咱家就是有一万个胆子,还敢糊弄万岁不成?这脑袋要不要了?”
  “你脑袋要不要,是你的事,不过我倒是寻了个法子,能解了万岁的心病,抬上来。”王徵一挥手让人抬上来一台称。
  半人高的秤,多数都是木质,只有里面的长短杠杆,是铸造件,其余的都不需要多少铁料的消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