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二十四章 与民争利

第二十四章 与民争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由检当然与人斗其乐无穷。
  但是在与人斗的时候,一定要保证好自己的安全,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在他不停的追查天启皇帝死因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定预感。
  他看着朝阳下紧张万分的张嫣,笑意盎然的说道:“走吧。”
  最差不也就是,天启七年九月初八,崇祯皇帝朱由检病大渐,崩?
  “皇帝诏:朕闻坤顺承干,两仪乃以奠位,议信王妃周氏立为皇后,母仪天下。”王承恩高声喊出了,廷议的第一个议题。
  王文政这次不用打小抄,直接说道:“信王妃周氏,受命先帝,配万岁与潜邸,含章体顺,贤名远播,万岁圣明。”
  “万岁圣明。”二十七个席位的廷议大夫对此没有异议。
  王承恩在听到钟声响起的时候,再度喊道:“皇帝诏:朕惟恩深鞠育,孝大尊亲,追封光宗皇帝刘淑女,为孝纯渊静、慈顺肃恭、毗天钟圣皇后。”
  这一议题也是惯例册封,追封生母为皇后,是每一个皇帝都要做的事。
  “万岁圣明。”钱谦益率先开口,抢在了王文政之前,首先说出了这句,虽然他的腚还没全好,但是既然已经能够游玩福乐院,自然是无大碍。
  再不点卯,朝里这唯一一个阁员,哪里还有他的份儿?
  王承恩左右看无人反对,只有一片圣明之声后,刚准备喊出下一个议题,就被礼部右侍郎孟绍虞伸手打断。
  孟绍虞皱着眉头问道:“万岁,按制,在册封中宫和追封皇后之际,应该同时恩荫授官,周铉按制度授指挥佥事,正千户俸,周镒按制加署都督同知的虚衔,支指挥佥事俸,周镜、周铭授散骑舍人,正千户俸。国丈周奎进嘉定伯,两百顷田和太子太师。”
  “万岁只议中宫追封,是不是漏掉了些?”
  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再联系到早上长安门外无窑民叩首,三驸马都尉两伯侯被捕之案来看,与几家勋戚往来甚是密集的官员们,终于品出一些不对味来。
  王承恩看着第三个议题也是为之一乐,万岁爷是真的对这群明公们了解至深,
  他高声说道:“皇帝诏:设西山煤局,设掌印太监一名,督办西山煤田诸事。自青龙桥迤北高儿山、破头山、杨家顶一带,煤洞子肆意生长,已惊扰龙脉,昨日锦衣卫已经所有侵占皇陵山之窑洞查封,归西山煤局督办。”
  “议。”
  朱由检为什么要议?
  因为大明的朝堂里,并非全都是假明公,也有真明公。
  比如坐在第二十七个席位的顺天府丞孙传庭,就是他要争取的对象。
  团结一大批,打击一小批是朱由检对党争的一个初步的想法。
  孙传庭比这些明公们,更加明白这件事的始末,事实上,昨日张维贤和田尔耕两人带兵出城,他就派了几个捕快,对西山之事了解一些。
  他也同样以为今天特招廷议,是为此事。
  他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万岁,今京师军民百万之家,皆以石煤代薪。臣听闻内署惜薪司已改薪为煤,百姓原疲于劳役,每日步行近百里取柴,月摊柴役二百斤,劳民伤财,此策一出,京师民心大振!人人皆言朱家天子仁善体恤民情,实乃良善之政。”
  朱由检在重重帷幕之后,露出了讶异的神情。
  崇祯十五年,孙传庭接到了皇帝的命令,出潼关,以五千敌五十万之众,战死殉国。
  在朱由检心中,那道出关作战的诏书,就是运输大队长机枪往前挪十米的电话。
  但是孙传庭在军备未整就匆忙出战,实属迂腐愚忠,没想到这第一次在廷议露面,就先是一顿马屁狂拍。
  这一点都不符合他心目中迂腐的形象。
  孙传庭没让朱由检高兴多久,就紧接着说道:“但是,万岁,西山煤务,事关顺天府整府,柴米油盐,以柴为先,坊间乡里往往只够一日用度。但凡阴雨、大雪封山,则京师煤价逾百倍不止。”
  “臣有三虑,一曰:无煤则饥,百姓不能开火做饭,民生大计。二曰:无煤则寒,冬日寒风凛冽刺骨,若无煤,路必有冻死骨。三曰:无煤无工,数万窑民恐有大乱,必纠集呼啸于山林!”
  “万岁,臣前日探访宛平,一百一七户有近两日,已经揭不开锅了。剩余两千余户,勉力维持。顺义、昌平亦是如此。”
  “若仅以龙脉为由,臣以为,君当以民生大计为先!”
  东林党们对于皇帝特招入廷议的这个人,本来持有观望态度。
  这一上殿,直接语出惊人,三两句话,就将皇帝打到了昏君之侧!
  甚至连民乱的潜在对象都扣好了,数万窑民!
  不仅如此,还给出了调查的数字。
  那路有冻死骨乃是诗圣杜甫所作,在天宝十五年所写,那年发生了什么?
  安禄山、史思明高举清君侧,发动了叛乱!
  这战斗力,顶上十个为了求官拍马屁的钱谦益了!
  孙传庭这一手先抑后扬,拐着弯就把皇帝骂的狗血淋头,实在是高明!
  朱由检按下了手中的小钟槌,这个孙传庭果然是一点都不讨喜。好听话谁都愿意听,高帽子谁都愿意带。
  不过他还是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孙传庭果然是在就事论事,那他开始那一段马屁,就是民间实情。
  改薪为煤,果然是良政。
  朱由检这次没有敲钟槌,玩什么圣心不可度的把戏,他大声的说道:“孙府丞担忧,实乃多虑。朕未曾将西山煤田停工,孙府丞去宛平、顺义探查走访,朕甚欣慰!触动龙脉,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朱由检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就是寻一个借口整饬西山煤田,他改薪为煤,若是没有后续政策支持,京师煤价必然疯涨,这三斤折一斤,官署就要六百多万斤的煤精。
  他会给朝臣们这么一个机会攻讦自己?
  他信心十足的说道:“孙府丞,西山窑民也在今日黎明就上了工,这第三虑怕只是顾虑了,窑民现在挺忙的,没空呼啸山林。”
  “至于这前两虑,不知道有没有到正西坊和崇北坊的煤市口转一转?一斤煤炸三分矸,不耐用还灭火,但是两个煤市口,已经没有了煤炸入京,只有煤精,而煤精的价格只有八文一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