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七零年代女厂长 > 146

14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79年8月5日,再寻常不过的一天,但省报公布的一项省里的决议,如同平地一声惊雷,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这项决议的内容是,政府不反对个体户经营,允许一部分工作没着落的年轻人自力更生。不过对此做了一些限制,比如,零售商品控制在两百件以下,不得哄抬物价,高于国营商场的定价等等。
  
  说是不反对,其实就是变相的支持。虽然有诸多的限制,严格控制了小商小贩的规模和定价权,但还是像在密不透风的窗帘中拉开了一条细缝,让人看到了更多的可能。
  
  余思雅放下报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总算有结果了,这件事前前后后忙活了差不多一个月,高市长、路明惠等人都顶着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后期,虽然她没参与,但也听许秘书提过两句,秦书记和高市长为了这事三天两头往省里跑。
  
  好在他们的辛苦没有白费,如今事情总算有了进展,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除此之外,省里还表示,他们非常重视年轻人的就业问题,目前已经动员市里多家厂矿企事业单位,再招一批工,详细的招工单位名单也公布在了报纸上,具体的招工细则请大家前往各招工单位查看。
  
  余思雅看到第二个就是他们清河鸭,招工五百名,第一个是省里排名靠前的食品厂,也招工五百名,后面还有七八家单位,招工数都不多,从几十到几百不等。
  
  但十来家单位加起来,总共的招工人数还是达到了一千六百多。算是近年内,省城最大规模的公开招工了,这极大地安抚了许多焦躁的市民,也将大家对省里这项决议的注意力分了一半走。
  
  不愧是秦书记和高市长,招工的名单早就捏在手里了,早不爆出来,晚不爆出来,这时候才爆出来,时机恰到好处,那些顽固的反对声浪在市民的狂喜和奔走相告中根本掀不起风浪。
  
  不过这也是他们清河鸭服装厂的好机会。
  
  这次他们清河鸭招工名额是最多的两家单位之一,招五百人,但去应聘的肯定能上千,这么多人,有一大半将会落选,没有着落。
  
  落选的这批人得自寻出路,但工作他们估计是找不到了,街头摆摊就成了一项不错的选择。只是基于根深蒂固的观念,很多人还是不大瞧得上摆摊这件事。
  
  那就需要他们清河鸭服装厂来推波助澜了。这批人要是走上了个体户的道路,以后就将是他们清河鸭的第一批经销商。
  
  余思雅拿起电话,拨给了丁舜:“丁厂长,供销社的第一批货发了吗?”
  
  丁舜笑道:“发了,前天就发了,是咱们厂子工人加班加点赶出来的。余总,最近百货公司的采购数量一直在上升,又来了供销社的货,咱们实在吃不消啊,招工的事是不是该提上日程了?”
  
  这件事本来是说让他去广播电台发布的,后来余思雅让他不要管了,一拖就是大半个月,机器都采购回来了,就招工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也难怪丁舜要着急了。
  
  余思雅笑道:“丁厂长,你还没看今天的省报吧,上面公布了招工的名单。你可以将招工的具体信息和安排张贴在门口了。”
  
  丁舜松了口气,欣喜地说:“好,我这就去安排。”
  
  “等一下,先别挂断电话,还有一件事情。”余思雅连忙叫住了丁舜,“这次来应聘的年轻人肯定不少,咱们不可能全部招了,尽量将落选者转化为清河鸭服装厂的小贩。”
  
  丁舜拧起了眉头:“可是,余总,这样人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余思雅笑了笑:“怕什么?省城的市场容纳不下他们,还有周边的县市、集市,这不是咱们现在要担心的问题。”
  
  如今的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有无限的发展可能,从省城到县市再到农村,全省几千万人口,就他们这规模扩张后也才有一千人的工厂,根本填不满这个空白的市场。
  
  “好,那我这就去安排。”丁舜说道。
  
  余思雅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厂子里多生产一些廉价的服装,将帮扶中心扩大,设立为一个小零售批发点,安排几个信得过,机灵的同志过去。”
  
  大家买地摊货不就图个便宜吗?这个成本肯定要先控制下来,才能迅速占领市场,所以价格也要首先占据优势,便宜好看耐穿才能获得顾客的喜爱。
  
  丁舜明白了她的意图:“好的,余总,我马上准备。”
  
  ***
  
  于是,等年轻人们循着省报上的地址找到清河鸭服装厂时看到厂房门口不但张贴了一张黑纸白字的招工信息,上面更显眼的位置还有一份“清河鸭小零售批发点”的公告。
  
  上面条理清晰地罗列了几点,简要陈述了小零售批发点的作用和各项政策。
  
  就在厂房左边的围墙边,临时建了一个窗口,里面似乎还在扩建,窗口的牌子上高高挂着“清河鸭小零售批发点”的牌子,窗口右侧贴着一张醒目的价格表。从衬衣、背心到短裤袜子应有尽有,价格也标得明明白白,一百件起售。
  
  批发价非常便宜,是商场里同类商品的70%,拿回去卖商场价格的九折,那一趟也能赚个20%的差价。有机灵的已经在脑子里算起了账,一天要是能卖个十件,每件赚个一两毛,那也有一两块钱了,不比上班差。
  
  不过,这时候工人社会地位高,收入稳定,能有选择,大家还是更愿意进厂子端铁饭碗,所以大家也就看看,全部的心力还是放到了过几天的正式招工上。
  
  丁舜听了汇报后,笑道:“不着急,等招完工后,自然有人会尝试着来拿货的。”
  
  等落选了,没有出路,为了生存,迟早有人会带头踏上这一步。
  
  丁舜确实想得很透彻,五天后,招工正式开始,当天公布答案。最后一丝希望落空,落选的年轻人们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失魂落魄地走出清河鸭服装厂。
  
  到了大门口,就正好看到宋敏丽背着孩子站在“小零售批发点”的窗口,笑盈盈地在对里面的工作人员讲话:“同志,男士衬衣,女士衬衣各给我来一百件,两个码,中码、大码。另外黑色、白色、蓝色背心各四十件,短裤……”
  
  不是说数量限制在两百吗?她怎么拿那么多,一次进这么多货,能卖得完吗?路过的年轻人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宋敏丽仿佛没看到这些人的目光,一边点货,一边算账数钱给对方。
  
  小零售批发点的工作人员非常热心,见她一个女同志,既要带孩子,又要拿这么多东西,主动将货分为两批,然后用绳子捆绑上,再在提手处包了一块破布头以免勒手,这才递给宋敏丽:“货比较多,你小心点。”
  
  “谢谢。”宋敏丽朝对方笑了笑,背上背着孩子,两只手各提着一大包衣服,顶着炙热的太阳,浑身是汗地走到几百米远的公交站。
  
  落选在公交车站等车的年轻人们又看到了宋敏丽。
  
  有热心的看她一个女同志背着孩子,手里还提着几十斤的东西,连忙过去帮忙,将东西拎过来,放在路边,然后帮她将背篓取了下来。
  
  “宋姐你歇歇吧。”
  
  宋敏丽看了一眼出声的女同志,微笑道:“你认识我?”
  
  女同志腼腆地扯了个笑容:“在省报上看到过你的事迹。”
  
  “这样啊。”宋敏丽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先给孩子擦了擦汗,又拿出水壶给孩子喂水。天气太热了,孩子跟着她这样奔波,也是受罪。但没办法,婆家那边公婆已经去世,娘家对她不愿意送走孩子改嫁很不满意,也不给她带孩子,她只能自己带着孩子,好在母女俩总算找到了生活下去的办法,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照顾好孩子,宋敏丽才拿起水壶仰头喝了两口水,然后将水杯放回去,抽出背篓后面的一把破蒲扇,给孩子扇风,生怕热着了孩子。
  
  看到她一个年轻女同志这样忙上忙下,如此辛苦,也没一句怨言,大家不禁对她多了一丝好感。不管什么时候,努力生活的人总是值得尊重。
  
  郊区到市里的公交车数量比较少,差不多一个小时才一趟。等车的时间长,大家呆在树荫下,没事情做,就聊了起来。
  
  这里基本上都是不大熟的人,大家都落选了,心情不好,自不会去戳别人的伤口,所以能聊的话题有限。倒是宋敏丽看起来状态不错,没他们这伤心事,又算是个“名人”,大家都对她挺好奇的。
  
  于是聊了一会儿,最近开口的姑娘逐渐将话题转向了宋敏丽:“宋同志,报纸上不是说将数量限制在两百吗?我们看你这一下子拿了好几百件衣服,可以吗?”
  
  宋敏丽温柔地说:“只是摆摊一次不许超过两百件而已,又没说不能一次多进点货。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大老远跑一趟郊区太不方便了,所以每次就多拿一点,卖得差不多了再来拿。”
  
  “原来如此,确实这样更方便。不过一次性拿这么多衣服,你不怕卖不完吗?”女同志好奇地问道。就算批发价低,这批衣服也要花好几百块啊。
  
  宋敏丽笑着说:“还好,我卖的比商店便宜些,所以买的人还比较多。不过刚开始做这个的时候,我怕砸在自己手里,也不敢拿太多货,每次就拿几十件,现在时间长了,心里慢慢有底了,才敢加大数量。”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也听出来了。宋敏丽摆摊卖衣服的销量应该不错,蛮赚钱的,不然她也不敢变得这么大胆。
  
  不过卖衣服真的这么赚吗?
  
  没有亲眼看见,大家心里还是充满了怀疑。
  
  宋敏丽以前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不过她因为带着个孩子,日子还要更艰难一些。所以这会儿也特别理解他们的想法和顾虑,当初她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清河鸭又愿意赊一批衣服给她,她也不敢干。
  
  她感谢清河鸭服装厂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拉了她一把。所以她愿意配合清河鸭服装厂来做这个领头羊,既是回报清河鸭的恩情,也能拉一把跟她以前一样处于困境中的年轻人。
  
  只是看他们现在这样子似乎还不大相信,她说太多可能还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和质疑。
  
  宋敏丽便没有再主动开口。
  
  回去的路上,除非是他们问她一些买卖上的事,否则宋敏丽绝不主动提起。但只要有人问,她就认真分享,实话实说,真诚地回答大家的各种疑问。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真真假假还是大概能辨别得出来的。处了一路,不少人也认可了宋敏丽的人品,对她的坚忍不拔很是欣赏,到站换乘的时候,有好几个同志主动帮忙,说是一路的,帮她拎东西。
  
  宋敏丽没有拦着,等大家把她送回去后,她将货放了进去,笑着说:“这是我新租的房子,太小了,堆满了货,不好招待大家。今天谢谢你们,我一会儿要去摆摊,要是你们不赶时间,可以随我一道去见识见识。”
  
  其他人听了之后,沉默了两秒后说:“谢谢!”
  
  他们帮忙,自然有看宋敏丽可怜,想帮帮她,但也有瞅瞅她怎么摆摊的念头。只是大家到底脸皮薄,不好意思明说,如今她主动提起,大家都松了口气。
  
  今天进货耗去了太多时间,宋敏丽动作非常快,赶紧将衣服收拾好,背着孩子,拿着水壶、零食和一个折叠的木凳子就出发了。
  
  到了地方,她迅速将衣服摆了出来:“我进的货虽然多,但大部分种类都只拿了一二十件过来,只有比较畅销的几个款多拿了一些。比如背心,现在天气热,穿背心凉快又便宜,买的人多,我就多拿了一些,一个颜色拿了15件……”
  
  宋敏丽一边忙活,一边跟几个同志分享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有人来的时候,她就热情地招待客人,没有顾客,她就打开包给孩子喂东西喝水,顺便讲讲刚才销售的事。
  
  这种实践教学,能够让没有经验的新人迅速上手。
  
  几个人今天受到的触动极大,回去后,没过两天就纷纷去清河鸭服装厂拿衣服,加入了零售业的大军。
  
  当然,这是后话。
  
  余思雅如今最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高考结束,录取通知书相继发了下来,省报清河鸭赞助的特刊也将全省的高考录取名单刊登了出来。
  
  余思雅拿着厚厚的特刊,不厌其烦,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找,最后只找到了余香香的名字,她被省城高等师范专科院校给录取了。
  
  可却没找到沈红英的名字。
  
  余思雅有点不信邪,明知看错的可能性极低,又从头到尾,拿着笔,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点过,再次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沈红英,也就是说,她落榜了。
  
  哎,余思雅郁闷的叹了口气,都不知道如何回家跟孩子们说这个事。其实两个孩子的成绩差不多,估计是考试的时候临时发挥的问题。考试这种事本来就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心理素质不好的考生很容易考砸。
  
  “好好的,叹什么气?遇到什么难题了吗?”一道带笑的熟悉男声从房门口传来。
  
  余思雅抬头就看到沈跃穿着一身白衬衣站在门口,笑容满面地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余思雅蹭地站了起来,惊喜极了,上前将他拉进办公室,然后关上了门。
  
  沈跃用力抱住她,低头擒住她的红唇,用力亲了两口后才缓缓放开她:“刚到,听说你在这里,放下行李就过来了。”
  
  余思雅拉着他的手,抬头仔细打量了他一阵子:“瘦了,也黑多了,吃饭没?坐那么久的车肯定很累,怎么不在家里睡会儿。”
  
  沈跃牵起她的手坐下:“还好,不是很累,想你了。”
  
  余思雅没料到他会这么直白,顿时脸红心跳的,嗔了他一眼:“说什么呢,也不怕人听见了笑话!”
  
  “笑话什么?我想自己媳妇儿不行吗?”沈跃说着又忍不住低头亲了她一口。
  
  虽然门关着,但并没有反锁,而且这是办公室,正经工作的地方,余思雅可不想被人看到,推开了他毛茸茸的脑袋:“好了,你去椅子上坐一会儿,等我交代一下工作,咱们就回家。”
  
  沈跃也知道,她是领导,两口子关起门来怎么都行,可要是亲密被下属看到了,有损她领导的形象,所以也没闹她,只是捏了捏她的手,坐到了办公桌的另外一边。
  
  见状,余思雅松了口气:“你看会儿报纸吧,我去找林秘书交代一下工作。”
  
  “好。”沈跃随手就拿起办公桌上的报纸,看到名字后,怔了一下,“高考录取通知出来了?”
  
  余思雅这才想起自己先前发愁的事,无奈地说:“我刚才找过了,只找到了香香的名字,没找到红英。会不会是我眼睛花了,没看清楚,你再帮忙找一遍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